脑洞记录#咕哒子穿咕哒君迦勒底

昨晚梦见的,非常长的梦了。此线咕哒子权当咕哒君性转,两者曾在梦里交流过,毕竟梦里脑洞记录,咕哒子姓名变更,发色眸色继承咕哒君权当私设,剧情梦了一半就醒了,就只先记录到梦见的剧情,三千多字的半大纲半细节记录。

———————

咕哒君打完第五特异点身体撑不住了只剩最后一口气倒在了病床上,迦勒底仅靠着有限的工作人员加上几位有治愈魔术的从者没法把早已经灯尽油枯的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所有的从者都等在医疗室门口心情复杂,如果咕哒君的死亡意味着人类史也跟着一起灭亡了。

但最后的时间里咕哒君勉强清醒了过来,拉着罗曼的手说:我有一个秘密,我在梦里面,看到了拯救人理的另外一个可能性。我既然已经不行了,那我只想给她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再见了,医生,替我照顾好她。她已经太辛苦了。别让她和我一样,更别让她再次经历那些了。

说完咕哒君咽了气,但是从令咒上发出了刺眼的光让人睁不开眼。光芒照亮了整个医务室,待白光散去,床上躺着的赫然是一个睡着的黑发女孩,手上也有鲜红色同样花纹的令咒。脸部的线条比立香柔软一些,看得出是个清秀的女孩,但不得不说和立香真的非常相像。整个医务室内都面面相觑,从人类到英灵都没搞懂发生了什么。

女孩渐渐醒来,睁眼就看见自己躺在类似手术室的地方,就开始情绪激动的反抗。这时候外面的英灵冲了进来,因为他们前面感觉到自己和御主的联系断开了一瞬又重新连接上了。而女孩看到了床边英灵中有一个蓝色的身影就扑向他的怀里:“老师,救救我!求求你不要再丢下我了!”

库丘林(Caster)当然就莫名其妙“啊?小姑娘你是谁啊,我们之前见过吗?”

女孩整个身子都僵住了,抬起头不敢置信的望着和她印象里并无二致的英灵模样,但还是从一些行为细节上感到了区别,她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这才有机会看到了这个称得上熟悉的房间的全貌:“你不是我的老师,你……你是谁?……这里是哪儿?……这里是迦勒底?!”

医生也很无奈,只能先让她冷静下来。她注意到医生的时候却开始莫名其妙的流泪,而且讲不出原因。罗曼问了她的名字,她只能按下心里的疑惑回答说她叫藤丸立雅,罗曼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和立香跑不了关系,问他和立香的关系。立雅听到立香的名字就很惊讶,期期艾艾的说出了他们俩之间的关系。

原来立雅和立香可以说的上是平行世界的双方,都是世界最后的御主,长得非常相似,除了一些细节外连经历都是大致一样的,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立雅比立香的时间进度快上几个月。他们在同时进入睡梦中的情况时,可以看到对方和对方在梦里聊天,但是一聊到特异点的内容或者立雅想提醒立香什么都会受到世界法则的约束说不出口。在这点上两人也没有过于纠结,平时有见面的机会更多的就诉说心事,交流和英灵之间的那些趣事。长此以往,双方就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另外半身,‘这是我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模样,我的另外一个可能性。’ 他们约定要一起完成拯救人理的大愿后,回归自然生活,做一个平凡人,只有自己的半身还会记的自己完成拯救世界这样的事。

然而立雅最后一次在梦里告别立香去了最终一战后就和立香失去了联系,而且现在的她发现自己竟然完全记不得后来的特异点和最终发生了什么,想了半天也只能把这归结于世界修正力的结果。但是在结束一切之后的事情,她却清清楚楚的都记得。迦勒底重回人间,魔术协会和世界各大组织介入调查后发现这御主不得了,一个人竟然可以驾驭那么多英灵。然而这场有史以来最大的圣杯战争已经落下了帷幕,她的令咒也消失了,告别之际英灵们祝福了她。最后她也准备实践自己和立香的约定,准备回归社会成为一个正常的学生重新体验平凡的生活。

没想到前脚刚离开迦勒底,后脚就被魔术协会抓了起来,他们不可能放过这么珍贵的研究素材,更何况现在已经没有英灵能保护她了。尽管她也可以和一般魔术师战斗,但最终还是因为以一敌多,胜不过数量上的优势。在被抓到后,那些魔术师们在她身上不停的采集各种血样和素材,进行诸多惨无人道的实验,这些都让她每天痛不欲生。模模糊糊中她曾似乎看到立香在熟悉的梦境里着急的抱着她呼唤她,她也曾想过如果英灵们没有离开自己就好了。她有怨恨,她也有疑问,为什么我救了世界,世界却要这样对待我。

后来她迷迷糊糊就到了这里,听医生说这里是立香的迦勒底。她问道那立香呢,得知立香去世的消息立雅难以置信,又一次受到了打击加上之前精神备受折磨的她又一次昏了过去。等她再一次醒来,医务室里只有寥寥几人。达芬奇亲告诉她,立香在去世前向他新拿到的圣杯许下了这样的愿望,希望你能代替他接替拯救人理的事业,他还说要给你再一次选择的机会。立雅立刻就明白了立香是让她不要再重蹈覆辙,落入那些冰冷的魔术师手中。她沉默了一会,告诉达芬奇让她一个人思考下。

等她差不多整理好思路,房间里显出了蓝色的身影,法师的库丘林神色复杂地望向她。在这段时间缓冲下,在迦勒底曾经是立雅手下英灵的从者,都接收到了许多临基记录的片段。那是他们为了另外一位御主奋斗的记忆,他们为她而战,保护她,爱护她,祝福她,把那个平凡而珍贵的世界重新交到她的手上,却在返回英灵座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小女孩备受折磨。虽然消化这些片段和情绪就像看纪录片一样从脑中略过,但无法否认那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灵核中感受到另一个自己的那些不甘,愤怒,和无力的痛楚。

Caster就像记忆里一样摸了摸女孩的头顶,女孩惊讶的抬头,感受着熟悉的动作,眼里控制不住的流出大把的眼泪,“老……师?是你吗Caster老师?” “啊。” 女孩又一次扑进了英灵的怀里,她看起来非常的崩溃,控制不住自己大哭。

Caster问她 “小丫头,你现在还想继续拯救世界吗?” 立雅犹豫了,久久不能出声,最后还是哽咽着回答了他“我不明白,是我做错了吗?” Caster摇了摇头。
“我不懂,但是我也不想再懂了。不过我还是决定继续修复特异点。因为这是立香的愿望,也是他给我第二次可能性的条件。” “……你” “老师,等到一切结束后你直接带我离开这里好吗?我不想再被魔术师们找到了。我和立香在很早之前就约好了,等到世界恢复了,就要回到学校上学,要一起出发旅行,还要一起看海。”

看着她这样脆弱的表情Caster只能把难受往心里藏,答应她说好。

后来还有库丘林Lancer,罗宾汉,贤王,佐佐木……也都来看她了,他们也是收到了另外一段旅程的记忆,也和立雅一样,无法记起还没攻略的特异点的内容。他们在女孩面前都尽量把自己的怒火隐藏起来轻声安慰她怕刺激到她,连贤王都用他特有的方式声称保护他的子民是王应尽的义务。但出了房间这些英灵的脸色就沉下来,立雅的未来所承受的,也就是立香如果坚持到最后也同样可能会遭遇的。无论哪个御主,对整个迦勒底的英灵来说那都是他们最重要的人,他们都不允许有人会再伤害到她。

迦勒底开始着手修改旧御主庞大的灵子记录和资料,立雅和立香的身份要对调,还开始研究如何在人理战争结束后保留部分从者的临基,让愿意留在现世的从者可以继续保护着她。可笑的是她保护了人类,而他们竟然要开始想办法怎样从人类的手里保护这个小姑娘。没有共同记忆的英灵们也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自己的御主变更了,有些从者就把她还当成立香,最多就是失忆和性转了,有些从者知道了女孩的经历后更多的是同情和怜惜,而有些从者虽然心里不认可这个结果对御主不冷不热,但还是按部就班的继续履行契约战斗。

她在和英灵的相处中也敏锐地发现,大家都在尽量照顾她的情绪,学着另外一个迦勒底里那个自己的样子对待她。虽然她很感激,但也有些难过,归根结底,这些从者都是以立香为御主的前提被召唤出来的。相处已久却突然告诉他们换了御主,想来怎么样都会有细节上的区别,御主和从者之间的羁绊,果然不是说曾经有过就会满状态复活的。这也让她有一种陌生感,让她也无比想念自己的那些爱护她保护她的从者。那些属于她自己真正的从者们。

立雅看到了现有的从者列表里有很多陌生的名字,也比印象里少了一些名字,她能感受的到她和所有的从者都保持着契约,毕竟立香的契约已经完美的转移到了她身上。而她也早就知道她和立香之间召唤的英灵有相同的也有不同的地方。比如齐格飞先生,她听立香说过他在临基突破后竟然会长出了翅膀和龙尾……说到尾巴,立雅就忍不住想起那个家伙……

在身体好转一些后,立雅坚持要去召唤池,Lancer不放心就陪着她一块过去了。接下来他作为幸运E也算是见识到了所谓的欧洲人召唤现场。

立雅把立香储存的彩色石头一把丢了下去后,像是知道会发生什么,直接闭上眼向着召唤池伸出了双臂。

接着她就被扑了个满怀,小小的萝莉Assassin抱住了她叫妈妈。“好久不见,杰克。” “妈妈,你还疼吗?” “杰克乖,已经不疼了哦。” “那要我帮妈妈把其他的人都杀光吗?” “不用哦,但如果要杰克保护我的时候妈妈一定会告诉你的好吗?”

下一个走出召唤阵的从者,是Caster的恶魔梅菲斯特,他的小丑脸还是那么诡异,甚至让Lancer在旁边进入了警戒的状态。 “嘻嘻嘻哈哈哈,Master恭喜你!要钟吗?” “……不用了谢谢。” “啊咧,真是遗憾。你被人类背叛了呢Master,兴奋吗!绝望吗!绝顶开心吗!?” 女孩表情淡淡,做了手势示意Lancer自己完全应付的过来“那到时候就由你替我给他们送钟表示感谢吧。” “遵命!Master!作为您最衷心的Servent,就算是让和平主义者的我毁灭世界也没问题哟哈哈哈哈哈。”

接着漆黑的身影从召唤阵中显现,护国公优雅的走到立雅面前审视着女孩,看着女孩温顺又依赖的神情没有说话。直到女孩软软地说了句“父王。” “嗯。”
“余允许你在余的面前表现出你所有的软弱,尽量依赖余吧。那些曾对你动过手的愚民,余会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谢谢您,父王。”女孩用瘦小的身躯抱住漆黑的王者这样回道。

最后,有着庞大的身形和强大的压迫感的那个英灵,抬脚迈出召唤阵。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她从弗拉德三世的怀里退出来,安抚了一下杰克,这才抬头望向了她最强大的狂战士——库丘林Alter。

“真是可笑啊,弱小的家伙。” Alter毫不留情的说出了这样的话。立雅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应了一声肯定了他的描述。接着就被Alter熟练的单手抱了起来坐在他的臂弯里,另外一只手掰过她的脸逼迫她与他猩红的双眸对视。“你还要继续救这些人渣?” “是的Alter。” “哪怕未来会被人类背叛?” “哪怕未来会被人类背叛。” “哼,无聊。” 说是这么说,但Alter看了在旁边的Lancer一眼后,就轻车熟路的抱着御主走出了召唤室走向属于御主的My Room。身后还跟着弗拉德,杰克和梅菲斯特。

只剩Lancer一个人在原地皱着眉头,虽然这些也都是印象里的老战友老面孔了,但御主好像内心也没有表面上这么平静。看看召唤出来英灵就知道了,全都是极端恶属性的。连第五特异点的最强大冷酷的那个他都出现了,这还真是不得了啊。

后来在战斗中,英灵们比原来更加谨慎不少。哪怕恶战连连,战力吃紧,也尽量减少受伤和让御主支援的可能。因为前御主立香的病因根本不是因为敌人造成的伤害,是因为过度透支魔力和精力造成的生命枯竭。这种病是没有办法治的,在立香撑不住倒下后所有的Caster职阶和治愈系从者都试过了,人类和英灵不一样,他们只能激活人体的自愈活力,帮助他恢复,但如果这具人体已经没有潜能可以激活了呢?连贤王的灵药都治不好的话现在也只有尽量不让新御主挥霍魔力。在没有迦勒底魔力补充的情况下,战场上英灵的伤势和疲惫都要靠御主一个人来维持和治愈。而御主唯一的依仗也就只有手上储存的寥寥几划令咒魔力,剩下的,都要用她的魔力,她的身体甚至是她的寿命来弥补。

她被从者重重保护在最中心,但她知道自己获得的这具新身体,比她经历了所有特异点的身体要好得多,可以说是焕然一新,完全可以支撑住这最后几场战役。她心里也不是说真的能暂时放下怨恨去挽救那些会伤害她的人,她现在只是非常想要走到最前线和敌人亲自厮杀把这种情绪发泄出来,但为了那些默默关心的她的从者,她只能在保护圈内冷静的指挥,保证自己不出错。

———————————————

Emmm...我就梦到这里就醒了,这个梦真记的特别清晰,连里面这些对话都记下来了,未来有机会就填坑。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袁圆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