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斯特猛犬修罗场(五)

    Alter果然是个关心主人的三好Servent呐,上得了战场,下得了闺房,一路在心里猛吹狂王的莉娅被Alter抱着穿过长长的回廊安全抵达房间。

    向佐佐木和狂王道了晚安,房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无聊地抱着玩偶捏了捏,没想到却听到手里的小家伙发出了奶声奶气的抱怨。

    “说……说话了!” 莉娅惊讶地看的这个迷你版的狂王,玩偶竟然还会说话,关键还很可爱 “啊咧咧……这真是……敲卡哇伊的啊!卢恩魔术?还是别的原理?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啰嗦死了,小心老子拿鳕鱼巧克力砸死你哦!” 啊哈哈奶声奶气的威胁也敲可爱啊!“库丘林就是老子我。”

    ……呃,莉娅尽量保持着脸部表情不崩坏 “嗨嗨,我明白了,库酱对吧!” 而这个小家伙好像非常不满意这个称呼,站在她腿上抗议“谁是库酱啊!快给老子把这么羞耻的称呼换掉!”

    可惜对莉娅来说,让她换她认定的昵称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除非有更可(羞)爱(耻)的昵称。在这点上这位御主倒是异常的执着,大概是把这种恶趣味当做缓解压力的爱好了。她毫不犹豫的拿出她最爱那句台词 “好的库酱,没问题库酱!”

    “……老子打你哦,真的打你哦。” 然而处于爆发边缘?的玩偶被女孩单手提了起来,然后——被女孩的脸埋在胸口花痴的滚来群去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库酱你太可爱了。”

    不顾玩偶的奋力反对,抱着他在床上滚来滚去好一阵子,(事后) 莉娅娅躺在柔软的被子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头旁边就是同样筋疲力竭的库酱。她觉着很神奇,原来Alter关心人的方式也这么与众不同,这是多么有趣的表达方法(大误)。转过头看着表情凶狠的小玩偶,软软的对着他笑了起来。

    “库酱,一起睡吧,晚安。”

——————————————

    第二天得知自己得到了中意从者权限的Alter,被另外三个“他”围在中间。

    Lancer呲牙咧嘴的指着他控诉“犯规!这绝对是犯规!” Prototype倒是若有所思,一个人喃喃自语 “我是不是应该也搞一个自己的……” 只有Caster什么都没表示,只是面无表情地叼着烟头站在旁边纯属围观。

    Alter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让我去做这种无聊的事也是你们。你们到底想怎样?”

    这句话一说出来,Lancer更加抓狂了,“可恶,老子怎么知道你出手这么狠。明明这方面看着没什么水准才对吧!”

    “没什么事我就走了。”狂王和其他的“他”根本聊不到一块,虽然都是同一个人,但其他库丘林的那种作风他怎么也学不来,不能理解他们的逻辑,但也不羡慕就是了……哼,女人吗……真是无聊。

————————————————

    “咚咚咚”

     整理了下仪表,得到Caster应允的莉娅推开他的房门,今天下午是卢恩课堂和例行的魔力状况检查。“老师,打扰了。”

    Caster慵懒地躺在沙发上,把法杖垫在了脑后,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对着她随便应了一声 “啊~过来吧。” 女孩非常好奇,今天的老师好像心思有些神游?一幅心不在焉的样子。走到了沙发边,Caster看了她一眼 “坐这,对,把手伸给我。”

    女孩乖乖地伸出了洁白的双手,看着Caster对着她的手腕上方虚画了一个她不认识的卢恩文字。然后——就被一条魔力形成的光圈束缚住了。她疑惑地看着老师,她相信老师不会害她,但也同样不明白他这样做的原因。

    男人勾起了唇角,露出了标志性的犬牙尖角,“这个嘛,就是今天的课程了,在下课前自己想办法解开吧,之前学的内容可以用上的吧。” 他坐起身,“你研究你的,这段时间我正好帮你检查一下魔力。”

    ……

    然而一个小时过去了,莉娅也没有解开谜题。“小丫头,怎么还没成功啊?哦对了,恭喜你魔力水准有进步。”

    场面有些尴尬,对于她来说这种程度的魔术还是很棘手的。这个魔术手环的构造非常高明,想要破坏要么得研究透原理找到诀窍,要么只能用暴力类的魔术强行破坏,比如燃烧的卢恩Ansaz,但这样一来她的手也势必会收到牵连。

    看到女孩为难的表情,Caster叹了口气,把她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坐好。“我只演示一遍啊小丫头,‘看’好了,闭上眼。”

    虽然理解不能,但还是听话乖乖闭上眼的莉娅,没有看到旁边库丘林脸上复杂的眼神,他的学生是那么信任他,对他就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过吗……仿佛下定了决心,Caster在学生的耳畔轻声说了句“别怕”,低下头缓慢却坚决地抵上了女孩的双唇。

    感觉到了唇上多了一种柔软的触感,在对方把舌头伸进来的时候突然明白了什么的莉娅,吓得慌忙睁开眼睛,却看见了一对深红色的血眸,在离开自己只有几厘米的地方正深深凝望着自己。这时Caster的声音从脑中传来 “闭眼,集中精力,感受魔力。”

    听见老师这样说,女孩不禁怪自己想太多,忘了魔术师不能按照常理来判断。让自己尽量放松下来依偎在Caster怀里,接受他的亲吻,感受魔力的流动,渐渐地…能感受到自己的意识跟随着魔力前进。在魔力的世界里,她不停地下沉,到达了一个看起来非常空旷的地方,而在那,她看到了……一头有着人形的蓝色凶狼。

    高大的狼人穿戴着黑色的肩甲和面罩,宽大的利爪在原地不耐烦的踱步。这样的凶兽带给她的压力非同小可,然而她却好像明白那是什么。像是被魅惑般慢慢向那边走过去,她忍不住想要靠近,想要触碰,这个形态的老师……这就是他的灵核的形状吗?狼王在原地耐心等到莉娅来到他的身边,伏下身子,示意女孩坐到他身上。然后,几步就跃到了这个空间最顶部的地方。

    在围观了狼王,不,应该说是Caster的库丘林如何把困着她魔术回路的那个光圈,直接用利齿撕咬成碎片的时候……她对自己的魔术水平感到了绝望。尽管对方用最接近魔术本源的方法来教她,甚至是采用了将自己的灵核直接暴露给他人的这种高危做法,她好像也办不到同样的事情吧。破解的方法虽然知道了,但是力量完全还不够。

————————————————

    重新睁开眼回答了现实世界,双手已经获得了自由,但老师的吻还在继续,“唔……” 她说不出话,只能推了推老师的胸口示意可以放开她。

    Caster微微退开一些距离,欣赏起面目微红的小姑娘被吸允的有些微肿的红唇,眯起了双眼,轻笑着问她“怎么,你不喜欢?”

    这句话好像有些歧义?莉娅迟疑了一下回答了Caster “当然……没有了。” 她看到对方伸出舌头舔了舔微润的唇,那双眸红如凝血,“那就好,我很喜欢,继续吧。”

    重新被男人抱在怀里索吻的她,完全没料到事态的发展,被面前的男人散发出的兴奋气息彻底懵住了。

    “听话,乖一些。” Caster慢慢品尝、掠夺着女孩嘴里的津露,就像是沙漠中的旅者品尝到了久违的甘霖,却越发的不满足。身体在叫嚣着想要更多,男人将湿吻慢慢转移到了女孩的颈部,在洁白的肌肤上吸允出红色的吻痕,敲上自己的印记。被自己完全禁锢在怀里,女孩的身子越发柔软地依附在他的手臂上,“老师,呃……”

    耳边就是小姑娘的软糯的声音,她在呼唤他的名字。那是他一直想从她嘴里听到的语调,唤着其他的自己所没有的那个称呼,那是代表只在呼唤自己一个人的意思。而这种分不清是想要他停下还是要他继续的口吻让他无比兴奋,兴奋到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眼眸中露出了长久以来都被掩藏的很好的占有欲,乖孩子,给我更多吧,是时候向我展示你没有告诉我的那一面了。

——————————

    ……此处可能会有的车,容我以后再补。暂时就当没有hhhh而且最近不是不合适开嘛,就将就着看~先把主线码完。

——————————

    长久以来压抑在心里的,那些不想让她知道的那些阴暗心思,在尝过了她的甜美后,就再也控制不住满溢出来,只想将她浸泡在这里面,不愿放她离开。Caster怜惜地吻了吻莉娅的额头,帮她清理身体穿好衣服。小姑娘看来是真的累了,睡的很沉,和他进行魔力交换,会比与她自己签约的从者更费精力,毕竟他们之间的契约仅仅是临时的支援从者性质。满意地凝视着衣服外暴露在空气中的那些吻痕,就像一只娇嫩的小鹿,终于被自己捉住吃了下去。

    Caster盘算着等这次立香回来就跟他说,让他手下那个女魔术师用宝具把自己调到莉娅旗下,作为Caster他已经很久没有上过最前线了,既然立香有了更多更强力的从者,那把他调到二线应该也没什么问题。轻抚着女孩的脸颊,这样她应该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呵,而且中意从者的常驻名单也该更新了。

————————————————

    理想虽然美好,然而现实总不会那么顺利,一脚踢开他房门的Lancer和跟在他身后的的Prototype打断了他的沉思。还好提前在房间外构筑了隔音的魔术结界,没有吵醒怀里沉睡的学生。他对着暴怒的那两位“他”,无声的咧开嘴,单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那两位看到了他们的御主在对方怀里睡着没有再轻举妄动,Lancer阴沉着脸压低了声音 “拿杖的,你对她做了什么?”

    Caster轻轻捂住姑娘的耳朵,挑衅地抬起了眼眉 “就跟你们一样,做了相同的事情啊。怎么,你没感受到?”

    “你这混蛋!她又不是你的Master!”Prototype拿着枪就要冲上去,却被Lancer伸手揽住了。

    Caster没有回答他,将姑娘稳稳的托在手上平稳的站了起来,突然看向另一边 “Alter,既然来了,那就麻烦你替我把小丫头送回去把。”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外面的Alter,眼神冷冽的看着屋内的状况,沉默的走进房间把自己的Master接过去,又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等莉娅彻底地消失在视线里后,Caster率先打破屋内的沉默,他伸出手幻化出了法杖 “那么,走吧,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让你们久等了。”

————————————————

    狂王把女孩放平在她自己的床上。看到床头就是那个自己送的玩偶,一巴掌就把这个碍眼家伙拍到了房间另一端。帮御主盖上被子的时候,他的目光从御主闭着的双眼滑到了她衣领旁微微露出的那些痕迹上,皱了皱眉头。上次御主亲自来他房间找他,就是为了这些痕迹,结果才好没两天,身上又弄成这个样子了。

    “唔——”莉娅醒来看见是在自己房间感觉还有点迷糊,一转头看到了坐在窗边的狂王突然就清醒了,其实这么大的个子在黑暗中的形象还是挺惊悚的。

    “Alter?” 从者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表示听到了。她对自己的神经质觉得有些好笑,然而回想了一下前面发生的事后,好像就笑不出来了……一只手捂在脸上,还怀着一丝侥幸心理的问自家的从者。

    “Alter,你都知道了?” “啊”

    “那其他几个呢?” “啊”

    “……” 莉娅感觉自己要完,所以现在开始装昏迷还来得及吗?Alter不用看就知道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又一次帮她把被子拉好。“睡吧,明天还有材料要刷。我在这里看着你,等你睡着就去门口守着。”

    一提到材料就感觉自己头两个大的御主,生无可恋的盯着天花板出神。盯了一会感觉无聊就转过头有一搭没一搭的跟Alter说话,“总感觉心神不宁的,你说是不是感觉少了什么?……是什么呢……” 灵光一现,她突然坐了起来,“库酱在哪里?!”

    被狂王扔到角落坐着的玩偶,这才气呼呼的出声 “这里没有叫库酱的家伙!” 莉娅看到他在那么远就打算下床把他抱回来,却被狂王阻止了。她光着脚就打算下地,真是从来没顾及过她自己的身体,别的那些从者看到肯定要心疼地劝一劝御主。然而狂王更加喜欢用行动来代替废话,他叹了口气,跟着这个御主后感觉自己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无奈地起身自己去把亲自拍飞的小玩意又拾起来还回去。看着御主欢天喜地的把那个家伙重新安置在枕头边,还和那玩意互道晚安,内心更加非常不痛快了。

    女人就是喜欢这些傻唧唧的小玩意,明明本人就在旁边,狂王也自认形象可怖面目狰狞,而她却能对他的缩小版摆出那种蠢表情,还起了一个狗崽子用过的名字,完全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开心的。

    莉娅再次躺下后依旧倍感烦躁,翻来覆去的就是没睡着。狂王藏在黑暗中的血瞳紧紧地盯着御主的侧颜,现在他可以确信了,御主现在的心态很混乱。她混乱的原因狂王心知肚明,她在几天内和其他的几个“他”先后发生了那些事,而他都感受到了。

    他很不喜欢自己的御主在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上纠结,独自钻着牛角尖又故作坚强。不肯在从者面前表现出来,嬉皮笑脸的用别的事情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那几个其他的“自己”,似乎是非常相信他能开解御主。可惜他们错了,他很了解自己的御主,他会做的事也只可能让她痛苦。他要撕开她伤口上的伪装,让她真正痛呼出声,逼着她说出来她才会从自己的世界里解脱出来。

    确定了御主根本没有睡觉的念头只是在磨时间的Alter,把她和被子一起卷了起来,扛着她走出了房间。“既然你睡不着,那就去干活吧。”

    他强硬地拉她去了一个高阶的素材本里,把她连着那层棉被一块放在了入口附近的草地上,这个区域一般都是安全的,而他一个人走进了丛林区准备和敌人先厮杀个痛快。他的思路简单明了,既然她喜欢胡思乱想,那就找个地方,让她好好想清楚再回去。

    直到他带着一身血腥和伤口原路返回,看到他的御主还在原地,穿着睡衣坐在被子上,抱着自己的大腿在发呆。看到他回来,才迷茫的问 “为什么这么做。” 狂王吐掉了嘴里的脏血,走到自家御主的身边,咧开嘴对她露出了和另外几位他同样尖锐的犬牙,“这里和迦勒底是两个时空,其他的‘我’感受不到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

————————

    他满意地看到御主微微缩紧的瞳孔和僵硬的身姿,伸出一只手就轻松地把她提了起来。“我需要魔力,就现在。”Alter用他一贯的低沉嗓音,指着她手上仅有的一划令咒说,“那玩意不够的。如果你真的睡不着,那我帮你来睡。”

(此处应该有肉……呃……你们懂的,同上)

    一天内接连承受了两场酣畅淋漓的深入补魔,让莉娅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她躺在Alter的怀里享受着对方用卢恩帮助她修复身体的待遇,Alter像抱着孩童一般仅用单手就托起了女孩,用自己的披风垫在她身下一边发动魔术一边往回走,而女孩则半眯着眼无聊的用手在Alter胸口沿着红色的纹路轻画打转。

    她明白Alter是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开导他,只不过这种方式特别的直白暴力。如果她的本性真如Alter所说的那般恶劣,那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要作茧自缚,强装纯洁,可她又不认为她真的能接受和每一位从者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当然如果真的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刻,可能也就不会这么矫情了,跟贞操比起来,明显还是从者的命重要的多。狂王是在逼她放下这种正常社会里该有的道德观念。多么直白的逻辑,如果世界都要没了,还要什么道德观。

    这四位库丘林,都是她全心全意信任并喜爱的从者。出于喜爱她和汪酱发生了关系,出于喜爱她和瑟坦特在梦里肌肤相亲,出于喜爱她没有拒绝老师的行为,最后同样出于喜爱干脆自暴自弃接受了Alter的邀请。

    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如果都是因为喜爱,那自己的情感是多么的薄凉,就像博爱的同义词可能就是无情,自己的心到底还能掰成几份。和这四位光之子的补魔过程,都是发生在她没有真正拒绝的意愿前提下,如果她真的强硬拒绝,这几位(也许不包括狂王)肯定还是会停手,而事实上他们也从来没有违抗过御主命令的先例。

    如今狂王把她从那个自哀自怨的小天地里强硬地扯了出来,她也只有直面那个不堪的自己,承认自己就是这样一个卑鄙的人,贪婪的享受着多位从者的亲睐,却不能交付给他们一个完整的自己。她甚至觉着可以想一想明天开始该怎么面对那三位的问题。

    至于面前的这位。她伸出手圈住了Alter的脖子。“我们回去吧,Alter……谢谢你。” 果然,不出意外的得到了对方的嘲讽“啧,脑子都做坏掉了吗,竟然会谢我。”

    而莉娅只是勾着他的头颈,仰起头直视对方的血眸 “那只要把之前那句话再对我说一遍,我就原谅你。就是一直是我的枪那句。”

    狂王的脚步因此停顿了一下,低头凝视着女孩执拗的双眼,在那里他看到了满满的都是自己的倒影。沉默地看了很久,最终却还是妥协了 “真是令人诧异的御主。跟我相处了那么久,你也该明白我的作风了吧?……不过算了,我是你的枪这点依然没有改变。”

——————————————————

写在后面的话↓

谢谢各位能看到这里,预想中下一章的篇幅应该会比较短,因为差不多可以迎来完结了。

非常打脸的是这一章大狗没安排上什么戏份,主要是想安排另外两位也能吃上肉。总之,在此恭喜c狗和狂王两位选手顺利飙车。

C狗带领莉娅学习如果解魔法那段虽然是瞎编的,但是还是借鉴了FSN的士朗和Saber的那段龙咬手场景的意思,出自06版FSN的15集hhhh,Saber内心的形象是不列颠之龙,那库丘林内心的形象可能就是魔伊游戏里他的那个狼王形态了吧……

莉娅心境的转变主要还是归功于设想中她和狂王补魔时的嘴炮,狂王不仅要用身体让她明白喜欢就要上,还要用直白的言语来告诉莉娅他眼中的她是什么样子的,所以根本没必要为那些烦恼。从者和御主的相处方式本就包含这一部分,从者保护御主,御主支援从者,是非常理所当然的事情。从者要保护的是御主的人身安全,御主需要支援的是从者的活动能量,无论是通过什么方式都是理所当然的。而如果只是单纯的男欢女爱,在狂王眼里既然为了拯救人理这个御主连命都可以不要,那还为什么要用世俗的伦理观给自己下套,人理不能修复,连世俗的存在也会消失。从者对御主有超出职责内的喜爱之情,而她也抱有相同的感情的话,那在人理毁灭或者人理被修复从者消失之前,享受在一起的短暂时光,就是唯一能给这个短暂的梦留下的些许回忆了。

评论
热度 ( 22 )

© 袁圆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