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小剧场#假如库丘林又碰到了咒腕哈桑#

原创御主,大狗的脑洞小剧场~

库丘林不能再死了!

————————————

    城市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灵子转移到这里的三人正在开作战会议,这次的任务碰到了一个非常棘手的影从者,行踪飘忽不定,难以捉摸。之前也曾悄无声息的向他们发起过突袭,虽然被Lancer库丘林避矢的加护挡下了,但逃跑速度也不是一般的快,而且还能隐匿气息,莉娅初步判断对方的职阶为Assassin,问题是怎么逮住他。

    她安排高敏捷的Lancer负责找出并跟上这个藏在暗处的老鼠,而Archer则带着Master在远处支援。没多久,就收到了Lancer的联络,向莉娅请示了战斗许可后就正面冲上去和阿萨辛展开了追逐战。

    尽管如此,莉娅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对方的手段,在他向他们一行人发起第一波突袭的时候,黑色的飞刀,总觉得在哪儿看到过……她闭起眼揉了揉太阳穴,到底是哪儿呢……

    Emiya抱着她的腰,带着御主在城市大楼的屋顶间跳跃,夜风刮在脸上冰冷刺骨让她忍不住眯起了眼睛。用魔力凝聚在眼前仔细观察Lancer的战斗,又来了,把黑色的飞刀隐藏在黑暗中。她确定自己在哪本资料中看到过这样的攻击手法,但是还差一点,想不起来。

    他们在远处停了下来,这是一个还算安全的距离,Archer把她放下后架起弓随时准备进行支援。她一边围观一边回忆,直到看到了那个阿萨辛解下了手上的绷带,露出了那条非人般的手臂。她张大了双眸,是那个Assassin!她看到过的!东木的第五次圣杯战争,资料上记载着Lancer也曾现界和他对抗过,并且……她的脸色沉了下来,Lancer曾死于对方的宝具之下。

    但是,太迟了。哈桑的指尖已经碰到了Lancer的胸口。她不自觉地颤抖出声 “Lancer!!!” 库丘林看到了对方使用宝具的同时也毫不犹豫的祭出Gáe Bolg,魔枪红色的光芒暴涨,魔力在库丘林的手臂上汇集,额上青筋暴起 “你的心脏,就由我收下了!”

    红A也明白这是战局的关键时刻,投影出了螺旋剑(伪)准备给对方也来一发狠的以防万一。而这时的莉娅反而冷静了下来,她对自己不停的说,冷静,不要怕,看清楚,一定要看清楚。

    Lancer的宝具已经蓄势待发,而对面的影从者另一只手也抬了起来,终于——她看到了Assassin解放了宝具真名,手上出现了一颗跳动的心脏。

    “Archer,就是现在!” 听到御主的指示,弓兵准确的朝敌人射出了强力一击。

    在敌人收拢手指的同时,她也伸出有着鲜红色令咒的那只手,“以令咒之名——!”

————————————————

    “别扯了,别扯了!唉呀,大小姐我错了。” 死里逃生的枪兵被御主狠狠地扯着蓝色发尾求饶。御主正在气头上,这时候就只能先哄着她,旁边那个红色弓兵给我等着,现在你尽量笑吧,回去老子跟你没完。

    “就算你不记得之前的事了,但我有没有和你讲过这个案例?!”

    “讲过讲过讲过,诶别扯了大小姐,凯尔特的战士不能秃头啊!”

    红A背过身子,然而噗嗤的声音和颤抖的肩膀还是出卖了他。偏偏御主还夸奖他,“你看看人家Emiya,要不是他干掉了那个Assassin,你就危险了啊,就算你有战斗续行,可是中间几秒的空窗期也太容易被对方抓着空子了。” 御主看起来非常抓狂 “而且!!而且那可是即死啊!万一战斗续行也没用怎么办啊啊啊啊啊!要不是掐准了时机补上了令咒,你如果真跪了怎么办?!(´இ皿இ`)……”

    说着说着,莉娅回想起当时的状况,就忍不住小声哭了起来。她非常后怕,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想起来,明明已经下过决心绝不让他再这么荒谬的死去。她明明看过所有关于“库丘林”的资料,这位的现界次数也是现存的资料里最多的那类,然而她却发现他却没有几次能活到最后。她当时只是好奇,就研究了他每一场的战役,分析下来大多数竟然纯粹是因为运气不好,甚至还碰到过让他自杀的Master,这事就连库丘林自己都感叹他之前没什么御主运。

    蓝色的枪兵无奈的揉了揉后脑勺,把小姑娘的手又重新放在了他的蓝发上,“好了,我的大小姐,别哭了,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呐,给你扯,随便扯。” 血红的双眸里有着笑意,正因为你是我的Master,我才可以认真享受战斗。所以这次现界我的御主运和女人缘都是Ex吧,老子的Master是个好女人啊。

    “啊Master,疼疼疼,轻点扯,轻点。”

    “噗嗤——”

    “混蛋Archer你给我记着!!!”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袁圆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