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斯特猛犬修罗场(四)

      仿佛睡了很久,很沉,时间过去了多久了?然而一睁开双眼就受到了惊吓,难以置信,入目之处是和睡前完全不一样的景象。

      面前是平坦荒芜的大地,远处是连绵山丘,身后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像是想到了什么,莉娅猛地仰起头,却没有看到预想中可能会出现在天空上出现的大洞。所以……这应该不是发生了转移,和圣杯有关的可能性很低。那么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探索周围,找到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站了起来拍拍灰尘,衣服倒还是在迦勒底时穿的那一套,真可惜穿的不是魔术礼装,战斗力会打折,而这里也没有从者会保护自己——

      正这么想着,面前就幻化出了眼熟的身影。“哟——Master,回过神来了吗?不,应该说醒了啊。” 蓝发的年轻英灵尽可能用轻快的语气向御主打了招呼,藏在话语间的一丝颤抖没有被对方发现。

      “库酱!”看到他的那刻莉娅承认自己为此感到开心和欣慰,暂时忘了白天的难过。刚才她发现处于完全陌生的广阔景象里,天地间好像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那种孤立无援的感受太真切。她对英灵疑惑的问 “……这里是?”

      Prototype神色间露出一丝怀念,碎发下的红眸凝视着远方,“这里是不存在于任何地方的战场。呐,真是抱歉呐,让你特地过来陪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地平线上隐约有人影出现,“我已经试过了,这里和迦勒底联系不上,包括那个医生和其他的我。这里恐怕就是那个,从者和御主之间偶尔会发生的那个。” 莉娅若有所思,已经想到了答案“梦境共享吗……?”

      而蓝发英灵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没错,这里是我的梦境,我的记忆,也是我的战场,对面在我看来就是康诺特的军队。看来要大干一场了Master,指挥就交给你了。放心,我会保护你的,要是能召唤别的英灵就尽量召唤吧。”

      就像Prototype说的,没有办法联系到别的从者,更不要说迦勒底了,毕竟这里,是属于他的记忆深处,通讯装置怎么可能派的上用处。莉娅不确定在这里如果输了话,会不会死,但是这个敌人数量,就算都是杂兵也非常棘手……她很清楚睡前她的魔力已经濒临枯竭,现在肯定没有办法支撑Prototype展开对军宝具了,看向手上的令咒,目前只恢复了一划。摩挲着手背有些后悔,要是昨天不那么任性就好了……现下两划令咒不一定够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吗?

——————————

      场面基本还是在己方的掌控中,人类的身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和英灵相提并论,Prototype的枪就像一道看不见的屏障,牢牢的把敌人拦在了前方,偶尔有一两个漏网之鱼,自己也可以对付。他是真正的阿尔斯特大英雄,自己能现在这里瞻仰着他的背影,见证这场属于他的战役,是何其的缘分。至于……回想到昨天发生的事,眼神又有一些黯淡……回去,还是和他好好谈谈。

      走神了的莉娅,突然被另外一个炽热的气息覆盖住。是他?!不对,不是他!!那个有着年长的“他”外表的那个光之子,环住了她的腰,捏住她的下巴转向他,调戏的话张嘴就来 “哟,这里有个不错的小妞啊?怪不得那边那个小子这么卖命。”

      年轻的英灵看到这一幕缩紧了红瞳,“莉娅——!!!” 可恶!又是他!又是他!又是那个他,而这边的杂兵却还在妨碍自己。然而莉娅只是淡定的发动反袭,虽然不出所料都被那位悉数挡下,手上还没个正经的阿尔斯特老流氓还趁势摸了一把姑娘的屁股 “哟,没想到人这么漂亮脾气可不小,果然是个好女人吧。呐,要不要跟着老子?以后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她忍无可忍,他明显比迦勒底的那位更恶劣 “库丘林!你去死!!!!”

      而那边,决定速战速决直接展开了宝具的Prototype,成功的脱离战场,回到了御主身边,用不要命的攻击逼迫对方放手将人抢了回来,这时莉娅的手背又只剩下一划令咒了。确认了她没有受到伤害后,将猩红的双眼瞪向了对面的那个外表相似的“他”,尽管不是迦勒底的那个Lancer,但在年轻枪兵的眼里他们俩还是重叠了。“梦中的自己吗?尽管拿着的是我真正的枪,但这样才行啊,我说的对吧,阿尔斯特的库.丘林先生。”

      对方则露出玩味的表情“真是不幸啊,竟然用的是这种应急用的战斗枪,姑且还是问一句,不需要我手下留情吧?同是阿尔斯特的库.丘林先生,输了的话把这个女人让给我怎么样?”

      “别开玩笑了!” 库兰的猛犬摆出了护食的姿态,露出了尖锐的犬牙。他看到御主担心的神情后下了决心。就是现在,就在这里,要把漂亮的胜利果实摘下献给心爱的姑娘。他要比所有的“他”都更强!两人都凶狠的盯着对方 “那就,让我们开始吧。”

      ……

      虽然战局胶着了很久,但最终Prototype还是用宝具锁定了胜局。“……胜负已分……么,呵,我还以为会同归于尽。”那位年长的光之子勾起笑容毫不吝啬的赞扬了对手 “意外的能干嘛?不愧是还处于调皮捣蛋时期的我。还找到了一个好女人。”

      刘海碎发凌乱的搭在额前,腹腔被对方开了一个洞的Prototype用手胡乱地抹了抹嘴边流出的血,依旧笔挺的站在御主身前。“上了年纪的我也不赖,哼女人你就别想了,下次我一定干掉你。”

————————————

      直到另外的那个“他”化成金色的光点消失,年轻的英灵才一头躺倒在地上,没有战斗续行的他看上去随时可能会跪。莉娅跪坐在他的身边,从战斗时就强忍着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在年轻英灵的胸口。“库酱……” 手上只有模糊的红色印记,她很少会把令咒全部用完。得益于她谨慎的指挥和英灵的强大战斗力,任务又还算轻松。英灵的伤势不很严重的话,通过皮肤接触,或者单纯的体液补给(少量放血投喂),只要撑到回迦勒底,就能得到魔力的最大供应,所以她大部分时间甚至能一直保持三划令咒的完好,也没有经历过需要进行深层次补魔仪式的绝境,偶尔少一两道的令咒基本都是供应给狂战士的Alter。为此罗曼还经常夸她勤俭持家,节省资源,毕竟补充令咒的魔力也是迦勒底的运营系统提供的,资源紧张的时候也只能尽量保证立香的特异点战斗,所以拜托莉娅这边得常年精打细算的过日子。

      而这样的伤势恐怕光是皮肤相触无法好转起来,抿了抿唇,她拿起旁边的绿色长枪,想要在手上划一道口子放血,却被年轻的英灵拦下了。他伸出手抚上面前姑娘的脸庞,将泪珠抹去,嘶哑的声音从干涩的喉咙里发出“莉娅……”

      姑娘慌忙的回握住他的手,贴在脸颊旁边“库酱,你需要补充魔力,令咒已经没有了,忍耐一下,让我把魔力分给你好吗。”

      双方心里都清楚这样程度的伤势,不是少量血液就可以治好的。Prototype摇了摇头,笑了一下 “原谅我,莉娅,昨天是我太冲动了,还伤到了你。我只是想要和年长的我一样,得到你的亲睐。” 看到御主僵硬的身体,他咬咬牙勉强撑起身躯,鼓起勇气,吻向了那张他朝思暮想的唇,完全把Caster说的那些忘到了脑后。

      从来不知道,原来魔力的味道,是甜的。如同蜜糖一样,缓缓从女孩的口中流向他的喉间。索取着她的甜美,身体亦被修复,仅这一口就能让人上瘾。这个感觉真是太棒了,Prototype的手压在御主的脑后不让她逃离,把她按向自己怀中,力气控制不住的加大,仿佛想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另一只手凭着本能抚上了对方的身躯一路摸索,唇齿间依旧逼着她的舌与自己纠缠,不肯松开。

      女孩觉得自己要化在了面前英灵的怀里,光之子的高体温灼烫着她,而且是更加年轻气盛的那位。库酱的吻略显青涩,却充满侵略性,男人在这方面总是无师自通,初次尝鲜的小伙子不肯放过她唇内的每一个角落,仿佛要将她吞吃入腹。“库酱……唔……”

      看着他焦急难耐的模样,她总是在他面前心软,可能因为这位年纪比较轻的关系,并不是看轻他的年龄,而是希望那份在她面前展现的天真和活力,能一直保持下去,治愈着她。早在投入人理修复的那一天,她就把属于她自己这个年纪的单纯都丢掉了。看到Prototype,总是放软了目光,那样美好的少年,就宛如她的太阳般,为她在黑暗中照亮前行的路。他总是在前方,向她招手,‘莉娅,快来呀,我们上。’ 在他的身后不用担心会受到伤害,那个单纯的少年,用他自己的身躯和长枪,替她抵挡着所有的敌人。

      少年猩红的眼眸越发的鲜艳,目光如炬,身体的外表恢复了几分,刚生出些力道就开始委屈的蹭着姑娘的颈窝撒娇 “呐,莉娅…给我,好不好……?” 搂紧怀里的身躯,他决定不给姑娘任何拒绝的机会,带着她跃向了身后的树林。

————————————————

(我知道此处应该有肉,然而并没有水平写,以后有机会补上_(:з」∠)_敬礼) 此处要借用太太 @小表妹 的脑洞,在这之后,恭喜Prototype的昵称成功改为乳名“瑟坦特”。详情可以看我转载的那篇【三千梦世界——突然兴奋】库丘林,旧狗相关的文章。

#迦勒底小剧场#与此同时:

Lancer:卧槽!

Caster:混蛋,那小子……!

狂王:呃?又来?

(想必梦里的补魔,共感不会出现在身体上,恐怕是像磕了药一样的精神共感,这个更浪hhh)

————————————————

      轻轻地拉起御主的手吻住她的手心,“你就原谅我吧,莉娅。下次我绝不主动向那个老混蛋挑事。” 御主的沉默不语让他心里很方,是不是刚才做过头了?话说,到底怎么样算是过头,他没有参照经验啊!Master不会因此讨厌我吧?!想到这里Prototype就更加方了啊,这样前面重伤时刷的时髦值不都白费心思了?!

      然而姑娘只是太累了,累到几乎没有力气睁眼,哪怕这是在梦里。虚摸了一下他好看的眼睛,向下一路描绘着他俊朗的脸部轮廓,她的目光柔和,软软的声音传出来 “瑟坦特,我只是累了。不要难过,刚才你战斗受伤了的时候,我就原谅你了。答应我,回去不要和汪酱再打架了好吗。我不想再看到你受伤了,”

      “好,我答应你。谢谢你陪我来这里,Master。”吻了吻心爱的姑娘的额头,“晚安,回头见。”  目送她的身体渐渐淡化出他的梦境。

      感受着怀里空无一物的空虚,目光没有焦距地扫视生前的这片战场,战争永无止境,无论是他生活的时代,还是现在,人类永远不会缺乏战斗。他突然就明白了,这次现界一定是注定为她而来,修复人理如果能给自己中意的女人一个能继续生活的家园的话,也不错。他以前一直以为女人这种存在只会召来厄运,现在才发现,所谓的好女人,连这种要素都会成为那个人魅力的一部分,哪怕身体被敌人贯穿也甘之如饴,真是……非常的棘手啊。用自己的身躯和枪尖为她开路,这也是他唯一能为她做的,哪怕如同未来的那个“他”的结局一样,为此献上生命也在所不惜,只有这件事是他早就已经决定的。

————————————

      等到莉娅真正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整天了,晃了晃昏沉的脑袋呼唤道 “小次郎。”Assassin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面前,“我睡了多久?”

      得知自己躺了接近一天一夜的莉娅非常懊恼,这意味今天的安排都没做,晚上得疯狂加班才能补回来。佐佐木小次郎看出了她的烦恼,“不用担心,期间罗曼医生和医护人员来检查过了,您只是魔力过度透支需要休息。医生也帮您重新安排了日程,任务都延后了。今天就请您好好休息。” 从者晦涩的看了眼她的手背,那里所有的令咒都消失了,他平静的开口 “那几位您平时最亲近的从者今天白天都来探望过您了。”

      对比御主没有做出什么回应,看了眼联络表上的时间,正是入夜时分。身体上虽然没有什么不适,但魔力缺损是事实,照现在的恢复水平的确也只能等到明早才能继续任务。在从者的搀扶中下了床,在这难得的休息日里,她却总想做点别的 “小次郎,走,陪我去看看夜景吧。”

      从者为她披上从仓库取出来的毛质披风,没让她自己步行,而是稳稳地用公主抱走向房间外。她在自家从者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窝着,摸了摸又软又轻的披风,轻笑了一声。这是用丛林狼的皮毛制成的,只是常见的普通怪物,但别当她没发现,恐怕这里面还混入了少量极为稀有的魔术材料,凤凰的羽毛?还是起源的胎毛?不知是谁偷偷准备的,这么珍贵素材就这样暴殄天物地用来给她取暖?为了这几根羽毛Alter不知道又要加多久的班才能弥补回来啊。然而她却感到心灵也像是被治愈了,制作披风的人应该是想她能吸收一些其中的魔力快点恢复吧?

      出了门却被小次郎要求一定要先去厨房吃点东西,在那的Emiya非常不赞同的看向莉娅,“不是身体不好吗?要吃什么我给你送过去不就行了。” 莉娅轻轻地摇头“我饿了,Emiya妈妈,我想吃上你现做的饭。” 额头上多了一个井字的红色弓兵忍住没给她一个暴栗,“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这样叫我。” “好的,妈妈。知道了妈妈。” “啧,讨人厌的小鬼”嘴上虽然嫌弃,但红色的英灵手上一直没停过,顷刻一份色泽诱人的炒饭端到了姑娘面前。

      小姑娘心满意足的大口吃着炒饭的模样取悦到了弓兵,忍不住拿起纸巾帮她把嘴角的酱料轻轻擦掉,“慢点,不够的话再给你做。” 女孩从盘子面前抬起头,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他“不用了,Emiya妈妈,这些就够了。谢谢妈妈!” 头上又一次爆出♯的红A:“都说了不准这么叫我小鬼!”

      吃饱喝足还调戏完Archer的莉娅,被Assassin带到了迦勒底看“风景”最好的地方,其实也就是几块落地玻璃面积比较大的穹型厅,原本是为了观测和记录迦勒底防御磁场情况。可现在内部工作工作人员稀少,防御场又终年开着,干脆直接改由机器24小时检测数据,反而变得鲜有人至。

      小次郎将御主安置妥当后,陪她一起看向玻璃的外面,半晌问道 “怎么样,Master,偶尔与月光作伴,举杯共饮如何?” 他拿出不知道哪儿顺来的冷酒和酒杯向御主发出邀请。

      女孩不知道为什么被乐到了,微靠近这位风雅的武士的耳畔 “乐意至极。可是——我还未~成~年~哟” 小次郎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答案 “什么?未成年?还没法喝酒吗?……原来如此。”

      他无奈的看着这个偶尔调皮一次的御主,用包容的口吻回答她 “那我就耐心地再等个几年吧。在那天到来之前,我小次郎会作为您的守护刀,一直保护您。”

      两人一起坐望着外面的风雪,天地间只有黑白灰三种颜色,虽然说是赏月,但实际终年被狂风暴雪包围的迦勒底夜晚,从来都是暗无天日的。“小次郎,你说,你的刀法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是Saber?”御主像是在没话找话,从者只能无奈的答到 “这您怎么会不知道,在下只是个不入流的Servent,在下的力量,敏捷,耐力,都是泛泛之辈的水准,达不到Saber的要求,也只有这刀法尚能入您的眼。”

      小姑娘倒是兴奋的很,拍着大腿越说越起劲 “我跟你说面板都是虚的!你不如试试转行干Saber!你这么厉害,我觉得能行啊。我之前看资料上说你以前在东木的圣杯战争还和Saber的亚瑟王杠过正面啊,厉害了我的阿萨辛。听说同一期的对手还有Emiya妈妈和汪酱,交过手吗,谁赢了?……唉,没有Rider职阶敌人的时候仓库保管员这个位置实在太委屈你啦,转职的话,我一定把井盖和齿轮还给你留着。”

      想起印象里模糊的那段看山门的经历,佐佐木不明意义的干笑了几声,没有理睬御主胡闹的话语,轻声劝慰“好了,御主您该去休息了。我送您回房。”

      起身时莉娅轻轻的拉住他的袖子,用那双充满雾气的眼睛抬起头看向他 “小次郎,我昨天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但是梦里面的我,好像比现在的我坦率很多,可回到现实来后就做不到了。”

      其实他很想告诉御主,她无需强迫自己,他知道这两天御主的烦心事。平日的她以人类之躯,没日没夜的出任务,如果还要照顾手下英灵的情绪,那可就太辛苦了。他不问那是怎样一个梦,无论她梦见了什么,又怎样在睡梦中用掉了令咒,但身为从者他知道有更好的解惑对象,那几个真正能帮助御主解开心头结的家伙。他转过头看向一旁,这不就来了一个。

      高大的阴影笼罩在女孩的头顶,是Alter狂王幻化出身躯。

————————————

      佐佐木非常识趣的帮御主整理了一下披风后先行回房等候,把御主留给那个黑色的狂战士。他并不担心御主的安危,毕竟那边角落还有三个相似的从者气息没有显现出身影。作为一把刀,该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御主的身边,不该出现的时候也会悄无声息的隐去存在感。

      暗红的瞳注视着被动物皮毛捂的严严实实的女孩,她看向她的眼中满满的都是信任和不设防,没人会相信曾经亲手召唤出他时,会用那种沉默冰冷的眼神看着他的是同一个人。他问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身上的色彩是否和你有关,而她只是一言不发的离开。

      后来才听别的“他”提起,她那时刚失去了一位非常重要的从者,在一场非常惨烈的战斗中牺牲自己来扭转了战局,灵核直接破碎没救回来。Caster的他猜测当时她的情绪非常不稳定,对敌人也充满恨意,恐怕这才召唤出了Alter的自己。

      而他也无所谓,以他的职阶和性格被御主讨厌是理所当然的。但从第二天开始,女孩出战时就指名带上他,渐渐从无视到关心,甚至关注的程度远远超越了其他从者。明明第一次见面时那样的厌恶他,却一股脑的把所有的好东西和素材都塞给自己。后来Alter才后知后觉的明白,恐怕这家伙把对消失的那个从者的喜爱和愧疚,一块叠加到他身上了。时间久了甚至会和他倾诉一些所谓的心里话,哼,可能就是因为得不到回应才会越发大胆的把他当垃圾桶一样来说那些傻话,因为不拒绝才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才都来找他。

      Alter悲哀的发现,自己这哪还有反英灵的样子,只是一条被御主的温柔假象套上了项圈的恶犬,忠心的恶犬为她而战,把累累白骨作为供品献给主人。

      她曾在某场艰苦的战役结束后,轻描淡写地对他说起 “Alter,召唤出你的时候,我没有理睬你,不是讨厌你,是在讨厌我自己。我恨自己没有留住阿拉什,重新召唤也得不到他的回应。后来我想通了,他为我冲锋陷阵献出生命,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我却没有任何能回报他的东西。竟然还想奢求他还会回到我身边。” 那时Alter依旧没有回答她,这他早就知道了,时间相处的越久就越相互了解对方恶劣的本质。

      她喜爱她的从者,无论是温柔宠溺的还是恶语相向的,因为他们都是无条件地在为她卖命,却唯独无法喜欢上她自己,因为也是她亲自指挥了从者为她受伤为她丧命。更恶劣的是她无所谓她喜欢的人是谁,只要是与她签订契约的Servent,甚至是借来助战的那些,她都会把她的喜爱和信任分予他们。这些二线的工作在狂王眼里根本称不上拯救人类,他的御主只不过是个打杂的后勤而已,虽然这些物资也同样是靠他们这些从者一刀一枪拿伤口换来的。

      因为喜爱,她无法拒绝任何一位从者的靠近,哪怕不是最亲近的几位“库.丘林”,她也一样——来者不拒。在日常的小事上尤为明显,听任那些英灵的请求或者撒娇,对他们提出的要求尽量满足,就像上次小狗崽那样,明知道这样效率会变低,却只要哄几句就肯带着去打剑士的修炼场。

      他拿出那个自己非常嫌弃的小东西,御主非常好奇,睁大了眼睛接了过去。“Alter,这是……?” “前两个礼拜你不是给过我巧克力,既然收下了,就是要有回礼的吧。这个烦死人的家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正好给你。”

      御主看起来非常喜欢那个蠢家伙,一直拿在手上把玩,注视着她的狂王眼里微露出一丝自己都没用发觉的无奈。单手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臂弯里,还淡定的替她把领口的披风掖掖好。就像其他从者经常做的那样,把她抱在怀里带回房间,只不过他抱着御主,御主还抱着迷你版的他。

      路过蹲在转角偷窥的那三只时候,他斜眼瞟了一眼仿佛空无一人的角落,似是不经意地冷哼出声。趾高气扬?地继续大步走向御主房间。

      直到狂王抱着女孩离开,另外的三位库丘林才显出身影,感觉被Alter挑衅了的他们,总感觉是不是做出了什么错误的决定。今天白天又开了一次阿尔斯特式紧急会议。主要批斗了小狗崽的违规,之前没想到他竟然还可以在梦里面进行这种骚操作,但这终究也算是不可控力,他人无法插手。四人决定总体作战方针还是不变,让Alter先去软化御主的态度,小姑娘面子薄,其他人之后再各凭本事争取Master的亲睐。可没想到Alter这么不要脸,竟然拿出这么违规的道具,好像还是前女友送的啊喂。Master你听我解释啊,Alter这家伙不仅外面黑,里面切开来也是黑的!

——————————————

写在后面的话:

恭喜Prototype选手获得本垒打,不要急,下章就是大狗和C狗的戏份了(大概)。前面1500字都在写旧狗的幕间,就当是水吧,所以这一章也适当的加长到了6k字。

黑狗会和御主谈心的场景怎么想都有些不靠谱,所以还是以回忆为主,同时也补足了召唤出Alter化从者的原因(绝对不是因为氪金什么的哦手动微笑),在这里心疼大英雄的流星一条3秒。治愈御主的那部分想了半天还是使用了情人节梗。您的好友迷你库现已加入修罗场豪华套餐,以后可就全靠这位勇士赶走那些妄想接近御主的大型犬类啦hhhh

每天这个字数的连更全靠一口仙气吊着,接下去可能休息一下再更,欢迎捉虫告诉我错别字,喜欢的话,也希望你留下小蓝手和小心心。

评论
热度 ( 20 )

© 袁圆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