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斯特猛犬修罗场(三)

      连午饭都没心思食用,莉娅向食堂里的那位草草打了个招呼就回房去了。

      “对不起呐Alter,我要回房间一下,你先去吃吧。非常抱歉!”御主看似落荒而逃的背影落入Alter的眼眸中,转头又看了一眼阴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的Caster,不明意义地低哼了一声也灵子化离开了。

      回到房间靠在门背后的莉娅,紧紧捂着自己的胸口,环视房间一圈发现汪酱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低垂眼眸,她伤害到了自己的Servent这样的认知让她无比迷茫,却不知该如何处理。现在就算追上Prototype道歉恐怕也无济于事,说到底,和从者非补魔需求的这种行为,甚至对从者产生感情上的深度依赖,本就不应该出现。理智告诉她对从者若有生偏颇,事情就会变得像现在这样棘手,可是她却……

      不,一个人光胡思乱想也不会有进展,她咬了咬嘴唇,快速换上日常的衣服,走向了Catser的房间。

——————————

      其实她中午就知道了,Caster在生气,非常生气,虽然还是和平时一样没什么表情的冷面林,但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森林的贤者对待她一直是严厉和包容兼有,是她不可缺少的导师,从一开始来到迦勒底就开始就潜移默化地成为亦师亦友亦兄的角色。而现在,如同大自然突然向她展示不欢迎人类的那一面,冷眼旁观的注视着她缓缓步入他的领地。连两只平时和她颇为亲近的白色猎犬,也在角落乖乖站岗,没有像从前一样扑上来欢迎。

      可是不止Prototype,她同样不知道如何面对Caster——她让老师失望了,那个一直小心翼翼引领着她前进的那位老师。

      “今天你去过Alter那了。” Caster没有抬头,像是在仔细审核学生上交的作业,嘴里却直接陈述了这个结果。“是的,老师。”她低头轻答,却听到对方继续问“去做什么?”

      “去…去请Alter帮我恢复身体。” 盯着自己的手无措的捏着衣角,表现的像是个没有做作业的坏孩子。

      他听闻抬起眼盯着这位迦勒底仅有的第二御主,轻轻嗤笑出声 “哦?卢恩魔术的话,找我不是更方便一些?还是——”突然他凑近了距离,用手微抬起了她精致的脸庞 “你怕我也会对你做什么?”

      莉娅张大了那双充满慌张的双眼“不是的老师!我……” 却被对方直接打断了。“卢恩你已经学的有一阶段了,跟我来,今天开始进入实战吧。”

——————————

      训练场中央的火圈中,那个灰头土脸,毫无形象的跪在地面上喘气的人,就是我们的莉娅。而对面依旧是那位绷着脸冷言冷语的冷面林Caster,“站起来,这点觉悟都没用的御主,迦勒底不需要。”

      冷漠的视线从老师那传来,明明看起来是冰冷的,为什么却像身边的火焰一样灼热地刺痛着她。好热,好难受,哈,脚好沉重,动不了…哈…手也抬不起来……不行,还有想要告诉老师的话,不能…不想让老师再继续失望。勉强支撑着自己的双腿颤抖地站起来,手在空中又一次画出了防御的卢恩,构筑起蔚蓝色的半透明防御壁,透支着自己的体力也不肯向老师露出半分退意。抬起头,看向拿着法杖的他 “老师,请继续。”

      支撑的时间过去了过多?在和Caster魔法的对抗中,每一秒都变得如此慢,身体却没有什么实际感,她应该感到累,却好像觉得自己还能再坚持几秒。然而却在身前压力骤然减小的时候,时间像是一起又回到了身上,四肢再也支撑不住,趴在了地上,额头上的汗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已经穷途末路的莉娅心里只比之前更加无措和迷茫,挫败感油然而生,虽然面前的这位是以魔法师的职阶而现界的,但本质上还是那个阿尔斯特大英雄,强大如他,以现在的她的魔术水平根本没有任何胜算。这样的话,老师他,一定会对我失望至极吧……

      面前传来脚步声,魔术师的他在面前停下,把学生狼狈的模样都看在了眼中 “今天就到这里吧。” 在他转身要离开之际,莉娅终于伸出手,拉住了Caster的披风。

      “老师,对不起” 身后传来几不可闻的声音,男人又一次转过了身,微微叹了口气,低下身握住了小姑娘的手,慢慢把她搀扶起来。

      依旧羞愧难当,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但她不想就此失去重要的人,只能用道歉来尝试告诉那个被她尊敬着的他 “对不起,老师。我昨晚犯了错,让您失望了。请您原谅我。”

      女孩的嘴唇还有些颤抖,鼓足了勇气请求他的原谅。可是太天真了啊,莉娅,你知道的吧,我要听的不是这句话。把手放在她柔软的头顶抚平了发丝,在她目光所不及的上方,男人赤红色的双眼晦暗不清,却在她抬头前恢复了清明 “小丫头,回去好好休息,明天的课会更辛苦。”

——————————

      在水槽前收拾了一下仪表洗了把脸,联络表嘀嘀嘀的响了起来。接通后,罗曼医生慌张的影像就显现了出来 “大事不好了啊莉娅酱,你在哪儿?!你的两位servent在第一模拟战斗场打了起来,已经超出一般战斗的基准临界值了!这样下去就要发动真正的宝具了!”

      这个消息让她如堕冰窟,她当然知道是哪两位从者,那两位Lancer的光之御子,普通的方法恐怕很难介入让他们俩停手。而超出模拟训练的临界值,也就意味着双方都使出了全力,变成可以对两方都造成真实伤害的战斗。握紧双拳,现在不是吝啬魔力的时候了,尽快制止这件事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金色的魔术回路开始在姑娘纤细的腿部汇聚,这样能让身体的部分机能得到爆发性的增强,从而暂时获得从者的脚力,当然,后遗症也会很明显,结束后的十几分钟里恐怕会连站着都很困难,在战场上也是她的保命底牌之一。一路奔向模拟战斗场,路上远远就听到了枪与枪之间清脆的锋鸣声。

      入目之处两位库丘林都有负伤,却依旧死斗在一起,向对方一次又一次刺出手中的长枪,几乎是以肉眼跟不上的速度相接,摩擦出电花。她咬紧下唇,身体却凭着魔术回路的爆发没有丝毫犹豫地直接冲向场地正中央。

      哪怕生死之斗也没丝毫犹豫的两位枪兵,却在御主出现的那一刹那心头大乱。之前能感觉到御主在接近这里,但是根本没有料到能来的这么快,也没人能想到她可以顺利地冲到双方交锋的中间来。此刻,年长的那位尚能有收回的势头,而年轻的那位因为一心想要赢而没有留下任何余力,势如破竹的长枪只来得及稍微错开一点点。他缩紧了瞳孔,暴红的双眼里都是恐惧,可恶,来不及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把太刀投掷而来,将绿色的那杆长枪向旁边再砸偏了几度……现场哑然无声……因为尽管如此,御主的血还是顺着手臂流了下来,‘滴嗒’ …血液滴在地上的声音传到在场的从者耳中无比清晰。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没表现出一丝疼痛的表情,但任谁都能看得出她情绪非常不对。

      “汪酱,库酱,停手吧。” 没有看向任何一方,莉娅只是开口说了这一句,语气透露着疲惫。抬起受伤的那只手臂,却觉得如此讽刺,血液和令咒的线条混淆在了一起,呵,老师说得对,她这样的御主根本不合格,迦勒底不需要她这样的半调子。

      “以令咒之名,恢复吧。” 俩划印记同时消失在她的手背上,另两位从者的身体伤势瞬间复原。

      发丝遮住了她的脸庞,让人看不清她的神情,但悲伤的情绪却源源不断的从她身上散发,拒人于千里之外,“小次郎,麻烦你了。” 名为佐佐木小次郎的从者,也就是刚才投刀救了御主一命的武士服男子,默默走上前把刀灵子化,将站在那根本动弹不得的御主温柔地拦腰抱起,带离战场。走之前他眼神冰凉地看了一眼那两位,一直以来最受御主亲睐的两位枪兵,相传是西方的神之子,此刻想要阻拦什么却说不出口,只能沮丧的在两旁黯然无言。

      走在回廊里,御主虚弱的靠在佐佐木的胸前,脸颊边却有些许晶莹的水滴落下,靠近胸口的那一面衣服微微有些湿润。他皱起了好看的柳眉,刚才因为在走廊里看到了御主用极限速冲刺,怕出什么意外就跟上去看看,却不想还是让御主受了伤,而且更重要的是……目前御主的情绪受到了打击非常不稳定。

      回到房间,小心的把女孩放在床边坐下,取出临时医疗箱帮她处理伤口,期间女孩一直垂目闭唇一言不发,直到他处理完才对他轻声道谢。

      “御主,有什么烦恼的话,可以说给在下这个不入流的Servent听听吗?”不放心御主的Assassin还是决定和御主谈谈心,不能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女孩看起来疲惫极了,抬起头无措的盯着他,言语间尽透露着迷茫 “小次郎,告诉我实话。我是个相当不称职的御主吧?”

      来自东方的剑豪温柔的勾起嘴角,给出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在下对御主并无不满哦?您没有魔术师特有的高傲,我非常中意这点。” 莉娅慢慢的蜷缩起了身躯,将头埋在腿上“是吗?可我带领的Servent却由于我的过失相互厮杀。我根本不配做御主。” 佐佐木慢慢地将姑娘从她自己的小天地里退出来,放平在床上,为她盖好被褥,手轻抚过御主的脸庞温柔地将之前的泪痕擦去,“之前在下也说过,您将在下视为一把刀即可。你看,道具有道具的幸福。由于我生前是个不合格的人类,所以被您这样的人差遣令我很安心。”

      听完身旁从者的劝慰感到稍微宽心一些,身体放松下来后顿时感到筋疲力竭,一天到现在只吃了几口早餐,两次透支体力和魔力,现在只想稍微睡一会,醒来再面对这些。“谢谢你,小次郎,我感觉好多了。今天晚上能麻烦你帮我看着门口吗?我想好好睡一觉。”

——————————

      得知自己失去了中意权限的Lancer,在御主房间门口看到了那个将御主带离战场的Assassin。对方的手放在腰间,毫不客气的拦住了他 “请留步Lancer,再向前,我只能对您刀剑相向了。御主今日已经睡下了,她不会愿意看到在下和您之间再发生争斗的。”

      切,带着不满和烦躁的库丘林也明白,现在不能再去触碰莉娅的神经,他的小姑娘,现在正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阶段,而他就算陪在她身边也不见得能把事情处理的更漂亮。这事得从长计议,看来只能找小狗崽去好好谈谈了,这本来就是他造成的问题。当然是老子亲自去解决了。

      于是就有了阿尔斯特牛郎(大误),啊不,狗郎,啊不不不,是猛犬团半夜宿舍群聚的这一幕,四个不同的“他”围坐在一起。“所以为什么Alter这家伙也在啊?” Lancer指着Alter不满的问道。

      Caster非常没有形象的盘坐在地上抽着烟 “因为我有事要问。Alter,讲讲今天早上御主到你那儿去都发生了什么?前面你的Master受伤了,小狗崽误伤了她,她现在情绪不太对。” 而非常不耐烦本想一走了之的Alter听到莉娅受伤的消息后,眯起了双眼面色不善地把今早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说完就站在原地旁观。听完Alter的话,Caster和Prototype都沉下了脸色,但还非常克制的没有对Lancer说出什么不理智的话。Caster调节了一下心态,做了总结“我们四个,产生了共感,Lancer和莉娅(误)的时候,其他人都感觉到了对吧。” 看向另外三个默不作声的“他”,Caster继续往下说道“那Lancer你现在什么意思?想要一个人独占你们的Master?”

      “滚,少来,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虽然想要独占的念头,的的确确是一直扎在Lancer心里的一根刺,但在拯救人理的这场拉锯战中,个人情感实在是太微不足道的存在,尤其是现在的他只是以英灵形式的存在,连“人”都算不上的道具。魔术赋予了英灵类人的感官和丰富的情感,但无论有多强大逆天的能力,终究无法带给喜欢的女人切实的幸福和未来,多么悲哀无力的姿态。

      “最好是这样,不要逼我去跟Master(立香)借Ruler Breaker。哼,你要是和御主解除契约了,我也能名顺言正的填补你的空缺。”无视Lancer阴沉的脸色“那你呢,小狗崽?”

      而少年英灵此刻的心情复杂到难以言述,难以原谅自己伤害了御主的身和心。质疑,愤怒,不甘;后悔,悲伤,愧疚。他知道他对御主产生了太过深入的感情,却又不甘心年长的他比得到更多,御主向其他的“他”展示了他不知道的那一面。他能感到御主对他的信任和喜爱,却不知足,想从她身上索取更多,亦不想将重要的猎物分予他人。

      看着Prototype沉默阴晴不定的脸色,Caster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毕竟那也是从前的“他”,只能把话挑明 “你和 Lancer的行为已经给御主带来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你们也了解她的性格,她的表现已经开始有怀疑自己和自我厌恶的倾向,莉娅什么时候这样浪费过令咒?作为从者你们两个目前是严重失职。”

      所谓的魔术师——哼,都是一群爱钻牛角尖的家伙,却往往很有自知之明,自己都嫌弃自己。莉娅也不例外,只不过在Servent面前不愿意表现出来。是啊,魔术师就是这样的家伙,包括我自己,看到喜欢的女人,哪有不去争取的道理?可能作为Caster现界,让他的心思更加敏感,他犹豫了,使用了更加恶劣的手段,一点一点融入那个人的生活,让她习惯,让她依赖,让她离不开。却又想要像其他的“他”一样,堂堂正正的对她说出那些藏在内心阴暗处的感情。只能这样,继续自我厌弃,求而不得,却不肯放手。

      “总之,这次闹的太大了,无论你们俩打算怎么挽救目前的局面,这两天都安分一点,不然其他从者也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今天也对她说了重话。哼,看来只有让Alter去了。”

      三人一起看向Alter,还没等Lancer和Prototype开口他自己倒是先反问“为什么是我?” Caster吐了口烟圈,“你们的Master特别重视Servent的忠诚度,某些程度上你也是最受信任的那种类型。沉默也是你的优点,你看看今天守门的那个Assassin,跟你非常相似,只把自己视为Master的武器,绝不多嘴。这点上她不会拒绝你的,不然她今天也不会先跑去找你了呵。”

      自嘲般的总结完毕,而两位Lancer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能同意这个方案,先让Alter的“他”缓冲一下Master的情绪,最好先把中意的位置拿回来,总比落在外人手里强。反正Alter和御主相处的时间也多的很,因为一直要加班。

————————————

写在后面的话

本来构思的中短篇不知道为什么脑洞越来越大,离开完结可能还要过个。。。两三章?(希望不要打脸),仔细看看,觉得自己写的还挺啰嗦的,但又没有水平将一切都藏在不言中。感觉人物越来越occ?主要是C汪,忍不住吸黑化的C汪啊。小次郎的出现,也是为了让阿尔斯特的光之子们重新抱团起来,吃醋和一致对外的汪也很可爱啊。给黑狗打CALL,不仅要保护御主的人身安全,竟然还要在心灵上也帮助御主,这恐怕挺为难他的hhh

评论
热度 ( 21 )

© 袁圆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