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斯特猛犬修罗场(二)

写在前面的话↓

关于称呼2:

女主对部分从者的确有昵称,但是生气或者正经之类的场合,还是会称呼对方的本名或者职阶。而旧狗也提过和御主有同辈感所以私下会直呼御主其名,大狗偶尔有对御主有宠溺心态的时候称呼为大小姐。黑狗你们也了解,对御主要么就直接说内容,要么就喂。而C狗会叫她小丫头或者Master,个人觉得还是会有为人师表的心态在。

关于共感的设定:

也是来自1里面提过的太太的脑洞。四位库丘林由于临基的相似程度极高,所以某一位极端情(补)绪(魔)化的时候可能会产生共感。而Alter的临基与另外三位区别比较大而受到的影响最小,这里Caster是立香的从者,所以和Alter一样影响程度有限。所以只有Prototype可以说是被折磨了一整夜,又不能直接冲进Master的房间去。虽然没有体验过和女性共度良宵,但是也明白过来这是发生了什么。(啊感觉好虐小狗崽,毕竟还是纯情处男)

————————————

      醒来的时候,莉娅感觉到腰和大腿酸麻的程度堪比连刷二十次高难度修炼场,基本没什么知觉,动也动不了。啊……所以Alter一直加班也这么辛苦的吗?正在胡思乱想的她,被身边大狗不满的一个额吻给拉回了思绪。

      吧唧一声,亲的响亮又清脆。

      这才如梦初醒的发现,昨天晚上把她吃干抹净的那个男人,还把她禁锢在怀里,所以她才会动弹不得。“哦哈哟,我的大小姐。早晨你的睡颜也依然很美哦。”

      话虽甜的流蜜,然而想起昨晚对方的种种劣迹,什么把她全身上下都舔了一遍啦,什么在各种隐秘的地方留下齿痕啦,要不是腿上的青紫红痕提醒着她,说不定会以为是个可怕的x梦吧。总之感觉还是气愤多过于羞耻心多一些,提起刚恢复几分的力道锤了他胸口几下无果后,拍开他抱着自己的手臂,想要离开床铺去镜子面前检查自己的身体。

      “很痛的耶……!(误)完就扔啊Master,不要这么过河拆桥吧。”对方无辜的嘴脸这时候简直不能更欠揍。

      好不容易挣开怀抱的莉娅慢慢扶着墙壁走到了落地镜面前才看了一眼……她的理智就直接下线了。原本应该是如白玉般少女身体的画面,才过了一晚,突然就换成了经历了许多可怕的刑罚一样,没有几块皮肤还是完整的,青一块紫一块,更别提那些红色的一圈圈圆形的可疑痕迹了。“库丘林!——你!你这个礼拜的中意……”

      “呐,Master,别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嘛,我可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哦。” 瞬间出现在她身后的赤裸男人为她盖上一条毛毯,还不忘用极其色(误)情的眼神来回扫荡镜子里美丽姑娘的玉体和他的成就。“别着凉了,而且在我眼里,大小姐你比原来还要美。让我忍不住想现在还——”

      “停,现在闭嘴,今天开始请你在房间外好好地站岗守门,不准再进房间。” 这个时候如果不让他停下的话,天知道他真的现在就做的出来。而她现在只能扶着腰,思考着一会用什么方法遮掩才能瞒住别的从者。迦勒底的制服应该可以把全身都遮住,但还有上半个颈部露在外面。该死的,这吻痕的位置也太高了,他一定是恨不得全迦勒底都看到吧!的吧!吧!……唉。

——————

      今天的安排是上午清点从者再临物资和制作下一阶段大家需要的素材表格,这个还好可以自己一个人完成。而下午要和老师学习卢恩魔术的课程就麻烦了,穿着战斗用魔术礼装很奇怪……今天请病假?不不不太可疑了吧,而且南丁格尔小姐……惹不起惹不起。那翘课?呵呵呵呵……要不又穿制服又戴围巾?_(:з」∠)_啊怎么想哪一个办法都不靠谱啊。

      自暴自弃的抱住头“啊啊啊~!果然没有办法了吗!Lancer!你要负全责啊啊啊!” 中气十足的男声音毫不犹豫的传来“喔!老子当然会对你负责了!” ……不是说这个好吧!“我要你负责我被老师看到这些的后果,我不想被卢恩的作业压跨!你要负责帮我找借口完美避开今天的卢恩课?对了!卢恩!你就用卢恩帮我把身体复原吧?!”

      库丘林从身后抱住娇小女性的身躯,把头搁在她的肩膀上,心满意足地看着镜子里面的两人重叠的身影,嘴巴里应付着 “ 嘛,都说了很好看了,这样穿出去也没关系的啦……” 心里想的却是“啧啧啧,下次试试在镜子面前(划掉)……这样前面后面都看得到……”

      非常了解这位的莉娅知道他又在满嘴跑火车,而且她不信他的卢恩魔术不能帮她恢复原状。心里渐渐有了主意的她,很快就想好了对策。看了一眼手背,算了,也不能把令咒浪费在这种事上,而且也不能保证他之后会不会重新来一遍。

      毫无杀伤力地瞪了身后的男人一眼后,莉娅边说边走进浴室 “汪酱,我洗漱一下,你能不能帮我去把早饭拿来,就跟Emiya妈妈说我昨天战斗有些累,想直接在房间吃。”  浴室门外传来了声音“喔!包在我身上。”

      “不准提你在我房间过夜的事!!!”

      “嗨嗨,遵命,我的大小姐。”

——————————

      顶着库丘林悠闲的目光吃完早餐的莉娅,换上迦勒底制服,照了照镜子,也只能安慰自己这看起来至少比战斗服正常点。再往脖子上多抹点有遮瑕效果的护肤品,虽然可能瞒不过眼尖的各种英灵。但只要对方不注意看的话,应该还是很容易被忽略过去。

      抱着这种侥幸心理的莉娅,拿着表格就一路冲刺到仓库。把昨天拿到的几件素材记录妥当,又迅速的核对目前迦勒底战斗力需要的素材数量。期间还生无可恋的感叹了一下之前统计出来蛮神心脏和混沌之爪的需求数量,统计时竟然有小半英灵根本不需要这些也举起手说想吃?!要不是她做了这些后期核对筛除了这些多出来的数字,不然不知道又要加多少班才能找到一个有心的“亚魔”和没剪过指甲的奇美拉。

      在集中精力提前完成上午计划后,把表格交给了达芬奇亲。面对她不怀好意的八卦笑容,好不容易用昨天的精灵树根收买了她,让她保证对看到的痕迹三缄其口。

      抱着剩下的空表格的女孩走向servent的房间区,表格摆的很高用来遮住颈部的部分,路上还假装镇定地与各位从者问候问安(其实心里慌得一匹)。最后,终于来到了今天上午最重要目的地。轻轻敲响了,Alter的房门。

——————

      对Alter的库丘林来说,御主来他的房间可以称得上是稀客了。有什么事通常直接通过魔力联系呼唤他就能听到,而且一般御主也只有一件事找他就是去杀戮 (加班),无论是杀什么东西,杀人杀怪物杀英灵都一样 (在加班)。像这样亲自上门,还是第一次。

      不过当他打开门看到穿着战斗制服的御主,就开始理所当然的往外走,准备去战斗 (加班)。却被他的御主轻轻拉住了披风。“Alter,我们能进去说吗?”Master有些躲闪的眼神让他困惑,但还是为她让出了一条路。

      Alter的房间,就和他本身一样,或者说可能从他入住到现在就没有动过里面的东西,甚至连灯都没开过一直保持这样黑漆漆的模样。莉娅猜测恐怕平时就除了战斗外,就只是灵子化待在房间里,毕竟平时休息的时间也鲜少在迦勒底的公众场所能看到他,甚至也不怎么和另外三个“他”来往。叹了一口气,把灯打开后再转向黑色的库丘林。“Alter,我来是拜托你能够教我一个卢恩魔术。” 魔术?御主的魔术不是一直是另外的他负责的吗? “但是这件事情我不希望Caster老师知道。”

      Alter皱起了眉头“什么魔术?” 这时小姑娘已经不止眼神,连说话也有些闪躲,是非常怪异的表现,也不尤得让他联想到了昨晚出现在他身上的怪异感。“就是那个。。。你释放宝具时,用来治疗自己的卢恩。” “用来做什么?” “……”很好,这就问到了问题的关键,而他总是能这么直接切入要害。

      “用来……” 对从者说不出什么欺骗的话,却又耻于用言语来描述,耳根有些发红的年轻御主,选择了另外一种表达方式,她缓缓把领口最高的纽扣解开,露出了,脖子上的红痕。

      …… 果然,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

      其实这时候Alter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他能理解这样的事情,甚至生前的“他”还热衷于追逐强势的女人,只不过现在这个形式的他却只剩下杀戮这一种欲望,没有其他不必要的情感。而昨晚若即若离的那种,挠痒般的感觉,的确给他带来了一些困扰。这种怪异感像是作用在身体上,又像是挠在他的心窝。总之,现在他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哼,共感吗……”

      “啊?Alter你在说什么?”莉娅理解不能,但是下一秒就被Alter的尾巴卷住了腰身。???在战斗中,倒是经常这样挂在Alter身上,他经常用这种方式把她拉开为她挡住攻击,或者直接卷起来把她丢到更远的地方。但是现在这…?她猛地缩紧了瞳孔,因为Alter用尾巴卷住她后,放在了那张似乎从未有人趟过的床上。

      这直接就惊到了莉娅的神经,昨晚疯狂的那一幕幕即视感出现,脑子里飘过各种不可描述的画面,和‘如果逃跑我怎么才能跑的过狂阶的英灵’之类的念头。冷汗流了出来,但她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她可以确定,无论拒绝,反抗,还是逃跑,对于Alter的库丘林来说,都是无意义的。个体强度之间决定性的差异,不是什么小花招可以弥补的。

      还好这些只发生在她的想象中。Alter很直接的对她全身使用了卢恩帮助她恢复。伸出手腕看到那些可怕的痕迹都已经消失了的御主看起来特别开心, “谢谢你,Alter。”小姑娘软绵绵的笑了起来,真诚的对他表示感谢,丝毫看不出几分钟前有过紧张而戒备的样子。“哼,无聊。”Alter只是面无表情的回答她。

      面前的御主完全没有任何介意的模样,甚至内心还有些得意。她的狂王简直不要太棒哦,比嘴上说的好听的某些同名枪兵干脆多了。迦勒底的工作人员私下竟然都觉得Alter很凶很吓人。这哪儿凶了,长得这样现界又不是Alter的错!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口嫌体正直吧!以前还会说什么‘别毫无戒心的站在我面前,我会忍不住捅你一枪’这样中二的话,她也只是听过算过。她知道Bersarker表达感情的方式会与其他的英灵不大一样,如果没拥有某些“执念”的话,是不会以Bersarker的职阶现界的,更何况是Alter化的从者。但后来这位阿尔斯特的上进青年就别扭的改口说会一直成为你的枪。果然还是那个光之御子,黑化也没有能挡住他耀眼的光芒!最多也就是发生了日蚀吧?和从者之间的羁绊相处到后面才发现:啊!多么正直友好的英灵!如果说会默默拯救人理的大英雄,应该就是这样的,听话人狠话不多 (加班没有怨言的那种听话)。越看对方越可爱的她决定下周的中意果然就是Alter了!

      “Alter,一起去食堂吃午饭吧?!”

      “啧,麻烦。”

——————————————

      长期战斗赋予了莉娅对英灵气息的高度感知能力,然而才踏进食堂一只脚的她全身都僵住了。因为不管怎么说,现场的氛围也太诡异了,让她忍不住现在就想转身逃跑。身后的Alter也只能跟着停下来,抬眼看到年轻的他微微颤抖着像在忍耐什么,用赤红的双眸狠狠地盯着这边,正确的说是盯着身前的御主。而拿杖的他,只是看了这边一眼后,就自顾自继续吃自己的。那个拿枪的,却不在。

      做贼心虚地撤回那只已经塔进食堂的脚,假装什么都没看到的莉娅,在Prototype猛地站起来的时候,就直接下意识的往Alter的身后躲,而Alter只是面无表情的将死棘之枪幻化出来拿在了手上。

      年轻的蓝发英灵看起来像是受了不小的刺激,看向她的眼神里,满溢出来的都是受伤和仿佛被抛弃的不甘心。

      “库……酱?”

      试探的呼唤了年轻的那位,她心里大概是猜到了原因,却有些迷茫,因为完全不知道这时应该怎么处理。

      最终,Prototype不再看向她,紧紧地抿着嘴唇,脸色阴沉的一个人走出了厨房后直接解除了实体化,期间脚步重重地踩在地面上,刻意地没有再看过御主一眼。

—————

心理小剧场↓

莉娅:“啊……怎么知道的?这下要完。”

Prototype:“凭什么?不能接受!”

Alter:“加班打自己是吧,了解。”

Cater:“呵…”

————————————

写在后面的话:

其实可以看出来,我的本命果然还是大狗了,别看旧狗的篇幅也多,但好处写着写着还是没忍住供给了真爱。希望能兼顾好另外三位,把搞修罗场安排好。心疼我迦黑狗长年加班。狂暴,能打,但是愿意加班hhh,至于C狗老师的戏份还是留给下一章,他的心态和反应我需要再拿捏一下。

评论 ( 6 )
热度 ( 21 )

© 袁圆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