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斯特猛犬修罗场(一)

已完结,一共六篇,1-6都可以在合集里找到。

写在前面的话:本文内容借鉴了 @小表妹 太太的很多脑洞和梗,因为非常喜欢,所以就忍不住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扩编脑洞!第一次码字,小学生文笔,报流水账的风格。_(:з」∠)_总之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阅读指南:
乙女向,原创女主,有一定个人战斗能力,私设有,occ有,all女主,和♂咕哒夫同时存在,清水文,可能会在吃肉的边缘来回试探。

关于称呼:
大狗:汪酱。旧狗:库酱(后期可能会在感情增进后把这个称呼让给迷你库,改称瑟坦特)。法狗:老师。狂王:Alter

背景设定:

女主是人理发生变异后才来到的迦勒底。外面的世界濒临崩溃。她想到曾经通过御主性测试这件事,但当时没有加入。直到世界开始变异,才决心来到迦勒底帮助修复人理,可以说是目前人类最后御主的备用人才。自己亲手召唤的从者包含了大狗,旧狗和狂狗。法狗还是从特异点F开始就跟着立香了,但也常任支援从者引领保护着她。咕哒战斗在第一线,自然带走的是迦勒底长时间培养的最强的一批战斗力,而她培养从者的时间尚短,手上强力的破格级从者打手其实就只有狂王一位,其他几位都是以保护第二御主的人身安全为最大前提的配置,大狗类的从者也都是战斗续行能力超强的那类。所以安排给她的任务也大多是清理已经修复过特异点的后续扫尾内容,收集火种和素材(双人份)之类比较轻松的工作,不影响主线剧情。只有爆发紧急情况的任务,而咕哒又不在的时候才会让她带上第二梯队奔赴前线。所以内容还是偏轻松向,才有时间和从者悠闲地每天做做日常刷刷素材劈点情操什么的。

——————————

      Prototype最近比较烦恼,本来和御主玩的最好的他似乎没原来吃得开了,年长的他好像更受到master的关注。已经好几天没有轮到中意从者,难道Master其实更喜欢成熟男人?

      呃,那种样子也算不得成熟吧?明明是油嘴滑舌行为放荡,就知道吃Master豆腐。Prototype越想越气愤,不行,我要让Master知道那种自以为有坏男人的魅力的家伙根本靠不住。

      啧,真是不爽,明明都是他,除了年龄以外他并不认为自己有任何地方会比不上年长的他。倒不如说正因为是未来的自己,才有去超越的价值。要让Master自己比他们来的更强才行啊。

      终于,他找到并拦下了正走向准备室方向的莉娅。“Master,最近都没怎么看到你啊?”直接伸手揽住御主的肩膀,就像做过成千上百遍似的,十分自然的将御主圈进自己的领地,一幅哥俩好的样子陪着莉娅一起走向准备室。

      “啊,是库酱啊!对不起呐,最近要刷的材料都是剑阶的,迦勒底难得来了一个强力剑阶英灵,立香前辈都拜托我了,而且我也想快点帮黑色的Saber小姐提升实力。”

      “就算是Saber修炼场就那些喽喽我也完全没问题的哦Master,库兰的猛犬就是我啊,我可是会咬死敌人的哦。” 听了这话神情微微变得柔软的莉娅伸手揉了揉Prototype的头发,眼神有些无奈 “嗨嗨,我本来是想让Caster老师支援的,不过你想出去逛逛的话下午就麻烦你陪我走一次吧。也好,我计划要去森林,你对猛兽总是更加拿手的嘛。”

      听到这话Prototype才满意的笑起来,还开心的拍了拍御主的肩膀 “喔!包在我身上,让你领略一下阿尔斯特流纯熟的技巧!”

————————

      老远就看见年轻的他和御主勾肩搭背的走在一起,看见Msster和年轻的自己相处时那种轻松的气氛。内心像卡了根刺的另外一位Lancer没有露出多余的表情。但心里其实非常烦躁,为什么御主在面对年轻的那个他时就这么温柔,而面对他的时候却多数都是满满的吐槽和嫌弃脸 (#你为什么会被女孩子嫌弃心里还没点B数吗喂#)。年长的库丘林非常自然的向莉娅打了招呼。“哟Master,这是准备去哪儿啊?”

      “午安汪酱,我正想准备准备,下午去修炼场刷黑Saber的素材。” 库丘林像这才看到Prototype一样开始挑衅 “哦,那你怎么找这小子帮你刷剑阶?要不要老子陪你啊,只会调皮捣蛋的小狗崽能顶什么用。”

      话音刚落,Prototype的脸色就沉了下来“每次出任务就知道勾搭敌方女人的你有什么脸说我。”把御主揽的更紧一些,他转头赶紧对莉娅劝了起来“Master你可别理他,年长的我就算也是Lancer,但怎么看也是我更可靠吧,放心吧Master,这种老男人很快就会被我取代的。”

      “狗崽子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听不懂?Master让我陪他刷材料,赶紧滚一边去别挡路。”

      “就算是年轻的我,想找死的话我也不会手软的。”

      …………=_=

      夹在中间的御主露出了生无可恋的表情。啊,又来了,最近的库丘林们之间相处起来好像火药味十足,这反而让她忍不住反思是不是自己这个御主哪里做得不够好,明明之前抱团的阿尔斯特猛犬团之间关系不错啊,现在反正见面就互怼,尤其是这两位,讥讽林先生和时髦林先生。

      “好了,讥…啊不,汪酱,库酱,不要吵了。汪酱,既然我已经答应带Prototype出去刷本就别闹了,这几天的确是没怎么带他去前线,下次再麻烦你陪我刷材料好不好,今天回来后晚上我会陪你多聊会的,顺便清点一下收获之类的。” 毕竟是御主亲自发话,年长的库丘林这才罢休,却还是露出了一幅讥讽的笑容 “放心,我可是会服从御主的哦,这可是阿尔斯特流的作风。就这么说定了,晚上——我等着你哦,Master。”

      等等等等这话是不是有什么歧义?算了,现在赶紧让他们俩分开才是正经事。内心累觉不爱的莉娅明智的没有就刚才那句话发表什么意见,而是拉着Prototype赶紧离开。

——————————

      其实她的确是相对更喜欢和年轻的库丘林玩在一起,毕竟年龄上也更相近一些,性格上更加活跃,他身上有年轻人特有的朝气。和他在一起好像会感觉稍微轻松一些,会暂时忘记拯救人理的艰辛。

      哪怕不是一线的任务,要负责维持整个迦勒底英灵的材料和火种的她加班也从来没少过,每天的时间都安排的很满,直到立香从特异点回来休整的日子才能帮她一起分担一些。

      在偶尔任务轻松一点的时候,和库酱一起出去甚至会有在狩猎一样悠闲的错觉。看着他面对她时亮晶晶的眼眸,和干掉敌方后想要邀奖的神情,她总是会觉得内心放松不少。

      无论是交流时的感觉,还是相处的气氛,自然就更加的愉快一些,看着对方的时候,口气会不自觉的变得温柔和包容起来。而称呼这位为库酱的同时,也认同对方和他单独相处时作为同辈直呼她的姓名。

      但这并不是说她不喜欢Lancer和Caster甚至Alter,这四位“库.丘林”一向是她最信任的从者,她也非常愿意亲近,事实上中意从者的位置大部分时间也就让自己的三位从者轮流担任。Lancer虽然也很平易近人,但更像邻家哥哥那样,偶尔没正经却一直心思细腻的照顾她保护她,和她对待Prototype包容的态度不同,和Lancer之间互相打趣吐槽才是她们固有的相处方式。

      而Caster的那位呢,比起邻家哥哥更像长辈吧。明明是同一位英灵一样的时期的不同侧面,性格却有明显区别。也可以说,很像自家的大哥了,很有威严和话语权,战场上行事也更加稳重,呃……在场面比较稳定的情况下偶尔也会热血起来拿着法杖冲上去干架就是了。这个时候才会有‘啊,果然还是那个库丘林’的想法。但无论怎么说,在Caster卢恩魔术的严密保护下,她可以放心的观察战局,放手指挥,他的细心程度比起另外三位也可以说更加无懈可击。

      至于Alter,沉默寡言的风格反而是最不像她知道的那个光之子,如果说另外三位是“阳”的那面,那他就是“阴”的那面了。战场上他冲在最前方的身躯,在她被从者们重重保护的后方也一眼就能看到。他曾对她说过“从者不过是兵器,不要过多考虑从者的人格,你只要指出你的敌人是谁就行了。我会替你杀了他们,一个不留。”对于Alter的话她不做多余评价。无论对方怎么说,她内心有自己的主意,她全心全意的信任自己的从者,而从者对她来说是借予她力量的恩人,回应了她呼唤的友人,也是无比重要一起战斗的同伴。

      而Alter的他放出宝具时对自身极度疯狂和残忍的场面她也面无表情的逼着自己看下去,她知道难过也好心疼也好,这些懦弱的表情都不是Alter想要看到的,他在用他自己特有的方式来支撑御主,本质上他还是阿尔斯特的那位猛犬。他就是她的枪,没有任何不纯的要素,这点一直没有改变过。

      敌人永远不见少,并且越来越强,但她相信只要能坚持下去,有他们陪伴在自己身边,和自己的从者一起努力,总有办法能打倒他们,直到……人理修复的那天。

————————

       来到森林的两人一路高歌猛进,收割了一波又一波的杂兵。“库酱,慢一点吧,我们已经走到了森林的深处了。这里比起刚才还是稳妥点好。” 而前面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转过头对着莉娅露出爽朗的笑容“了解,Master!” 话音刚落,小姑娘的声音立马拔高了几度 “库酱!前面!!”

       Prototype立刻转身准备迎战,看到那个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赤红的双眼里闪耀着跃跃欲试的信号。

      “小心了,那家伙是守护者,呃,是个稍微有些麻烦的怪物呢,掉落我看看。。。精灵根,虽然黑Saber姐姐用不上,但也是不错的战利品,达芬奇亲会喜欢的。”

      说完这些莉娅却还有些担心 “我只带了你一个人,我本来只是想刷点剑阶银棋的,没想到才走到森林中间就碰到这种棘手的家伙,还是剑阶的小boss。”

       年轻的Lancer摆好了架势 “放心吧Master,你赶紧到后面去等我。刚才那些只是热身,我才刚刚进入状态。赶紧把事情了结就能回去开饭了。”

      看得出他开始认真了起来,露出了仿佛野兽一般的气息,魔力在他身边聚集,已经展开了避矢的加护。面对克制他职阶的怪物反而让他更加想要挑战,年轻的猛犬兴奋地舔了舔唇边的犬牙后低吟。

      “来吧,让我们开始吧。”

————————

       “嘶……疼疼疼疼疼,莉娅,别戳了,我错了。” 回到迦勒底的女孩一只手恶劣的戳着Prototype手臂上的伤口,鼓起脸颊努力做出了气愤的表情,另外一只手上还挥舞着那段精灵根。

      虽然成功解决了守护者,但毕竟只有一骑,又不肯让她下场帮忙,Prototype在释放宝具『贯穿之朱枪』前还是不小心挂了彩,还好只是皮外伤也没到要动用令咒的地步。 “你还知道疼啊?知道疼避矢加护时间结束后,怎么不迂回一下。你敏捷度可是超高的,A+啊!幸运也不是E吧?是D吧?是D吧!我没记错吧!所以肯定可以躲开的吧?!”

      从者很为难的斟酌着用词防止御主继续痛下毒手 “那不是莉娅你在后面吗,身后有着自己重要的女人,阿尔斯特的战士就没有后退的可能啊。”

      一记直球打的莉娅不仅成功停手,并且直接懵住,脸蛋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那…那个…那也不能不顾自己硬抗对方的伤害。下…下次再这样我就…就不带你出门了啊。”

      这句话吓得他直接跳起来,心里恨不得时间倒流和那个怪物重新战斗,取胜后还要再补个十枪戳十个洞,让御主知道这完全不在话下。所以马上口风就变了 “别别别啊Master,我真的知道错了,下次我就先带着你往回跑一段,让那个傻大个追一会,等CD时间过去了我再一口气干掉他!我保证!”不管怎么说先认错总是正确的,这其实是他从年长的那个他身上学来的,他发现御主还是很容易吃软不吃硬的。

      “啊诺……Master” 他也有些期期艾艾犹犹豫豫地握住了姑娘的手,发现对方并没有拒绝自己的意思,虽然表面还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早就旋转跳跃三整圈了,还给自己的演技点了个赞。

      莉娅抬头看着他委屈的神情,想到他前面提起重要的女人什么的,看起来似乎是像是本人毫无自觉的撩人行为,也不禁有些放软了态度。至于对方拉着她小手的行为没怎么抗拒,毕竟肌肤接触也是能为Servent补充魔力治愈伤势的,这样的话Prototype的伤口也能快点好起来。“走吧,不是说解决后回来开饭了吗?不知道Emiya妈妈今天又做了什么好吃的。”

    就这样保持着牵手的状态,两人一起走向厨房的方向。

————————

       高处的栏杆旁,两个相似容颜男人的身影沉默地抽着烟看完这一幕,盯着他们交握的双手,直到下面的两人消失在走廊尽头。其中一个穿着法袍的男人吐着烟圈问另外一位穿着蓝色紧身衣的那个,“今天晚上的中意从者,是你吧。” “啊~怎么了?”Lancer有些慵懒的回答着另外一个自己的问题。

       “最近狗崽子爱出风头,一直占着Master不放,你才刚中意了几天,他就坐不住了啊。”

       掐灭了烟头,Lancer冷笑了一声,稍稍眯起了眼看着对方,眼神有些危险,“哼,这小子这样又不是一天两天了,Master和他是更谈得来些。瞧那纯情样,我们在那个年纪还没碰过女人,天天光知道出门找茬打架了,小姑娘可能就吃他天真那套。怎么,你也要来搅和?”

       Caster对此非常不削一顾 “老子才不会用这种争风吃醋的方法,中意从者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在Master心里的那个特殊的地位。我是看你今晚可能要保不住中意从者的位置了,给你提个醒。狗崽子说不定有的是逼脸磨的小姑娘一会松口。你要是连这么个位置三四天都保不住,那你还有什么资格来争,好女人总是很抢手的。”

      仔细一想还真有这个可能,Lancer一言不发的灵子化离开,直接往厨房走去。

       “切,这不给自己挖坑吗。” 只剩冷面林一个人的时候还是有些后悔,德鲁伊的本性这么可恶的吗?一看到迷茫的人就忍不住提点几句,一冲动就说出口了真是自己给自己添堵。

      不过……中意……从者吗……

————————

       刚到厨房门口解除灵子化显出身影的Lancer,就已经看到年轻的他在那诱哄着小姑娘,还把下巴搁在小姑娘的颈窝蹭来蹭去,一幅小奶狗的蠢表情 “马斯塔~你都好几天没让我守着了,今天下午我都这么努力了还为你受了伤,今晚中意从者总该是我了吧。”

       哼,还好是Caster提醒了一句,不然Master指不定就改口了。在莉娅开口前就替她回答 “出去打点杂兵都能受伤的家伙,还是早点回窝里养伤吧。” ——果然……Prototype马上就炸毛跳了起来,“你这混蛋!” “啊,怎么了,我说错了啊狗崽子?” 两方对上后,厨房里的气氛开始变得凝重,空气都似乎变得尖锐测起来,双方争锋相对,没有任何一方退缩,猩红的双眼互相瞪着对方,似乎下一刻就要打起来……

       ……-_-||

       莉娅又一次露出了生无可恋的表情,虽然这样剑拔嚣张的气氛真的很可怕,但多次经历后也能淡定习惯成自然了。她选择低头开始快速解决饭后甜品,吃完把碗递给看起来越来越不耐烦处于爆发边缘的红A妈妈。然后拍了拍Lancer的手臂,这是一个和解的动作,“走吧汪酱,陪我去聊聊天吧?”…… “切” 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Lancer转身搂住御主的腰,占有欲十足地带着她走出厨房,把今天中午的场景变本加厉地还给年轻的那个他。明知道这是挑衅,但莉娅也有些无可奈何,回头对另外一位报以歉意的笑表示安慰,并向Prototype摇手告别。

       厨房里留下的那个年轻英灵看着御主的背影,尖锐的眼神变得有些晦暗,低着头看着刚才Master坐着的地方发呆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回到房间的库丘林却不像平时那样笑嘻嘻的打哈哈,一进门灯都没让她开就直接干净利落的把莉娅直接公主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然后——在她反抗前就将身躯压了上去。

       “Lan……cer?”微弱光线里,对方专注到如同野兽紧盯着猎物的表情有些吓到了她,吓得连昵称都不敢叫了,只敢称呼他的职阶。这句话不知道哪儿更加刺激到了面前男人的神经,他的神情越发的紧绷。最后,嘲讽般的开了口“哟,Master,我这个中意从者的守门犬做的不够好吗?还需要别的野狗来取悦你。”

       听到这句话,她瞬间感到身体浑身冰冷,极少听到对方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昏暗的光线中更加能感到男性强大的侵略性在对方的身上一览无余,猛兽危险的气息紧紧地包围着她。

      和Alter的他感觉有点像,又完全不一样。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只不过原本这样的感觉多数是面向敌人,而今天被针对的那个人却变成了她自己。她颤抖着开口回答 “汪酱,你…你听我说…先起来好吗,不要这样,我…我只是带Prototype出去刷本打材料了,我没打算晚上把中意从者换掉,我答应过今晚要跟你聊天的。”

       最终还是不忍心向自己最看重的Master继续发泄自己那部分阴暗的情绪。他慢慢收敛好自己的表情,却在御主刚松一口气的时候,低头一口咬在了她的颈侧,深深地,留下了自己的齿印。那是属于他的气息,代表这是他所有权的行为,啃咬后还恶劣的舔舐着这片肌肤。“唔——”她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被对方的手紧紧的捂住了嘴巴。开玩笑,这要是被其他耳朵好的英灵听到了冲进来,就要被宝具连发直接送回英灵座了。

       他轻轻的舔走身下女孩因为吃痛流出的泪水,那是在战场上受伤时也少有的景象,毕竟她总是坚强的忍耐着。“大小姐” 叹了一口气,他有多久没这么叫过她了“我有过三个……不,是四个女人。教我枪法的师傅,公主殿下,死之女王,以及敌国的女王。我对哪个都没许下什么承诺。所以这次,我想稍微有点出息就好了……”

       莉娅其实有些懵,Lancer进了她的房间,床咚了她,拉完嘲讽,还咬了她一口,然后就开始向她倾诉情史这件事,让她有些头脑混乱。湿漉漉的眼睛疑惑的看着对方,出息?什么出息?这次?这次是哪次?

       “没什么” 读懂了她的眼神库丘林却自然而然的避开了这个问题先转移话题,选择回到平时的相处方式,放开了捂着她的手。“不好意思啊Master,我只是有些看不惯你身上都是小狗崽那家伙的味道。没控制住力道,下次我会轻一些的。”

       还想有下次?!!直接赋予行动努力想推开身上男人的姑娘用气愤的眼神控诉他“库丘林!你——唔!” 她睁大了双眼,又一次被他堵住了嘴巴,只不过这一次,对方是用了同一个部位来将御主的声音堵住,将零碎的声音直接吞吃入腹。

       他重重地用舌尖舔过女孩口腔的每一处内壁,翻动着逼迫着对方的舌尖跟他搅在一起。年长的他毕竟经验丰富,一个深吻就能轻易挑起面前这个青涩女孩的感觉。这次他选择直接听从内心的声音,确定了这就是他想要的,喜欢的女人就要紧紧的抓在手里,他讨厌被别人窥探所有物的感觉,哪怕那个人是他自己也不行。单手将小姑娘的双手固定在头顶,另外一只手轻轻摩挲着女孩泛红的脸庞和颈部刚才咬过的位置。将怀里甜美的气息和津液直接大口吞下,甚至不愿意放过对方肺部的空气。

       黑暗中赤红的双眼没有闭上,一直紧紧盯着对方。满意的看到女孩从挣扎到沉沦,最后开始陷入有些昏沉的状态才肯放过她,看她大口的呼吸喘气。他放开了她的双手,拉起有着鲜红令咒的那只手背放到唇边亲吻,嗓音有些沙哑低沉,却一反常态郑重地开了口:

       “莉娅,我的Master,这一次,我向你许下誓约(Geis),战场上你一直重用我,所以我愿意为你拼死而战。在这里,有永不停歇的战场,有精彩的战斗和优秀的猎物,还有可以休憩的房间,和我珍爱的女人。作为守门犬就很满足了。”

#我家的大狗好像正经的表白了怎么办#
#表白之前还炫耀了一下有过很多女人#
#怎么回复在线等挺急的#

       来自光之子的誓约吗……

       这次她听懂了。宣誓和诺言,是面前的男人作为阿尔斯特的战士,向她许下了决不能违反的誓约。是作为赤枝骑士团成员的骑士宣告。是一个在乎着她的英灵灵魂,愿向她献上宝贵的第二次生命的男人的最高觉悟。

       “汪酱……” 啊……有点忍不住呢真糟糕……

       “别哭啊Master” 刚才还在郑重发誓的男人眼下却手忙脚乱的替御主擦拭越来越多的泪水 “怎么听到我要为你誓死战斗反而这么伤心啊,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尽管眼角还有些湿润,被男人终于逗笑的她,眼神渐渐软了下来,声音却有些难过的味道“对不起,汪酱,我…”

      闭上眼,她也知道双方不是一个世界和时间的存在,无法给予对方这份感情明确回应的她,在这一刻终究还是心软了。缓慢而主动地吻上了对方的嘴角,用自己的行为告诉他没说完的剩下那半句话。

      偷偷睁开眼,看到Lancer微微张大的双眸,被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注视着的时候,她脑子里想到的却是以前,人理还没变异的那个时候。在据说是古爱尔兰古董展上看到的,点缀在王冠上那颗闪闪发亮的红宝石,啊对,就像面前光之御子的这对一样耀眼夺目。

       虽然她立刻就被面前这只兴奋的猛犬重新占有了主导权,但这次会认真的,仔细的,温柔的,好好回应对方,用她自己的方式。

————————

然后这一晚你们懂的,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写在后面的话:

本篇还是主大狗和旧狗,另外两位如果有下一章会侧重描写。既然是修罗场形式,就还是稍微会有一些毫无逻辑争风吃醋和轻微黑化的地方。。。文中很多从者的话都是出自个人空间的语音,包括了战斗,临基再临,羁绊和聊天对话,尽量还原内容。

虽然是all女主,但是作为狗厨,主要cp还是这四位。这是我一直构思想要写fgo中篇同人的女主,作为试笔文就不描述全名和容貌了。具体的如果有正文,也就是从莉娅来到迦勒底开始,会重新给出描写。
(ㅎ.ㅎ)希望能有码下一章的干劲就好了。

欢迎讨论和留言,指正内容。车是开不起来的,以我的水平怕是这辈子也考不到驾校开不出玩具车来……

评论
热度 ( 24 )

© 袁圆遠💤 | Powered by LOFTER